6bARpIW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6bARpIW

[食戟]音乐之灵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望月小暑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她似乎都要被吼哭了,声音带着哭腔,“在怡乐酒吧旁边的酒店1102……”

打电话当然不能打给大人,要打给冲动的笨蛋。

电话那头传来了呼呼的风声和少年怒骂的声音,金露果断挂了电话。

她压了压帽子,保持微笑,时刻准备着吃瓜看戏。

虽然女主长得只能算是清秀,行为也只算得上得体,但是据说那方面很特别,六大后宫都很满意。恐怕这次时间也短不了。NP文就算是女主长得不怎样,但总得有点特长。

不管怎么样,她都想活过三十岁,哪怕一次都好。

——一个身影缓缓停在一脸沉思状的少女面前,一个身穿休闲服的少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金露挑眸,看了看身后的1105门牌号,“你住这里?”

这个斜对角的视角真的好,完美隐蔽自己还能清楚地看见1102房间的门口。

少年还是默不作声地看着她,但似乎为了回应她,纤细苍白的手指掏出了房卡,然后继续盯着她,眉头很细微地皱了皱,仿佛有些烦躁了。

“我要蹲在这里看会儿戏,要不你也蹲下来跟我一起看戏?”少女笑眯眯地发出邀请,眉眼娇艳如花,头上的帽子顺着头发缓缓滑落。金露原本穿书之前性格就不怎么好,自从死了这么多次之后,性格之中恶劣的部分就越发明显,很是以自我为中心。

哪怕是房间的主人回来了,她也没有丝毫要让开的准备。

但少年对这句话并没有表现出很明显的情绪,相反他的注意力并不在她的话语中,他突然伸手,抿着毫无血色的唇一丝不苟地将她的头发整理好,笨手笨脚地帮她戴好帽子,捋了捋头发,活像在对待一个任由他把玩的洋娃娃一般,完全不在意这样的动作是不是显得亲昵或奇怪。

一系列动作下来,他烦躁的眉头才舒展开来,继续挺直腰低眸认真地看着她。

金露:……

美艳如妖精的少女勾唇,肆意挑衅的笑容,她耸了耸肩,帽子又掉了下来。

脸色苍白的少年并不生气,仍是很认真地伸出手继续帮她理好头发,戴好帽子,但眉眼间有些困扰了。他从没碰到这样的人,以往他这样做完,要不被人骂神经病,要不就是用看的眼神看待,从来不会重复。

她继续。

他也继续。

直到几次之后,这个迟钝的少年终于意识了她嘴角的弧度是在戏谑,挺直腰,漆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故意不去看她的头发和帽子,只是抿着唇蹙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似乎这样就是在谴责她。

漆黑乖巧的样子活像个可怜巴巴的小孩子。

可惜,金露这个家伙一点良心都没有。

少女笑出了声,眉眼瞬间生动起来,“你真好玩。”惑人的精灵蹲在地上,冲他招了招手,丝毫不觉得他是个陌生人,口气熟稔道:“陪我一起蹲着,等会儿会有很好玩的事情,你要是蹲过来的话,我请你吃糖啊。”

纸袋子里面装着的是糖雪球,其实就是山楂外面包着一层雪白的糖霜。

而且她笑起来真的就像是洋娃娃。

少年沉默了片刻,认真地考虑了半颗,几秒后还真的跟着她一起蹲在了门口,纸袋子伸了过去。街边常见的纸袋子,自家家人从来不会让他吃的东西,但是仿佛鬼使神差一般,他伸出那双修长白皙的手,伸进她的糖球纸袋子里面摸出了一颗糖,默默地塞了一颗进去。

甜甜的,很好吃。

……………………

付宇今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好像是喝多了,进了房间之后还有一个曼妙的身体扑了上来。

这种事情常常会发生。生意场的小手段,难怪在饭桌上那几个人对着他挤眉弄眼,原来是准备了这个惊喜。

他本来对这样送上门来的女人很是看不起,但不知道这天是酒喝多了,还是身下的美人身子实在让人着迷,付宇只觉得这次的滋味完全不同,甚至在酒醉中迷迷糊糊地想,以后把这个女人包养下来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外面有的是人乐意被他包养,谁都知道,付家总裁出手最大方。

身下的美人面色酡红,到现在都还出在失神中。虽然长得不怎样,但是这副身体却生得极好,他满意极了,俯身在她脸颊落下一吻,低沉的声音带着情|欲后的**。“宝贝儿,我先去洗个澡,你等我下。”

这边话语才落,那边就已经传来怒不可遏地撞门声了,“开门,薇薇开门!我TM叫你开门,妈的!”

后面的叫骂越来越不堪,门被踢得门板都颤了颤。

付宇蹙眉,起身穿了个浴袍就开了门——桀骜不驯的少年涨红着脸,满头是汗地冲了进来,一看男人身上的浴袍,以及露出的胸膛上满是红痕,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又气又怒直接挥拳打了过来。

“妈的,你到底对薇薇做了什么?!混蛋!”宁安煜气死了,他谅金露那个杂种也不敢说谎,而且宁薇薇却是跟他说过要去帮男朋友过生日,下意识就认为这个男人是薇薇的那个混账男朋友。

冷酷的总裁只是一脸莫名其妙,手却很轻松地将少年毫无力道技巧可言的手制服了,手下也没留情,口中喝道:“怎么回事!”

宁安煜被反折的手明明疼得厉害,看着他的眼睛去在喷火,“你还问我是怎么回事!你个恶心的败类,你竟然对薇薇做出这种事情!”

门口的动静终于吵醒了房间内的宁薇薇,她模糊地睁开眼,看到凌乱的床上的一点红之后,尖叫了一声,这才摸索到自己皱巴巴到已经没法穿的衣服,看到门口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惊慌失措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我怎么在这里?”

她原本就不怎么聪明的脑袋已经成了一片浆糊,但一看到自己的哥哥被人擒拿在手中,当即哭着扑了过去,“不要,你不要打我哥哥,哥哥,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我……”

“薇薇!”宁安煜大叫了一声,看见自己妹妹狼狈的模样,当即红着眼叫嚣道:“我警告你,我爸爸可是宁维,我们宁家在X市可是能横着走!你这次这么对我和薇薇,你给我等着——啊!”

好像是他要针对这两个人一样,要不是他们口中唤着哥哥妹妹的,付宇还以为两个人是情侣,而他是那个恶意拆散两人的恶毒鬼。

这么一想,他原本对宁薇薇的积分怜惜与喜爱当即少了几分,在商场上摸爬打滚的人向来对人心想得很多,尤其是现在听着这话,怎么听怎么就像是一个仙人跳!想从他这里拿钱,这些人想得也太天真了。

男人轻蔑一笑,手下一用力,宁安煜就发出更加凄厉的叫声,宁薇薇哭得更厉害了,却不敢动,只是满眼泪汪汪乞求着他。

到底还是当才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而且一想到刚才那让人回味的味道,他心里一动,松了手。

“哥哥,哥哥,你没事吧?”宁薇薇哭得梨花带雨,冲过去,想要去搀扶顺着惯性倒地的少年。

宁安煜一把甩开她的手,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不远处的男人。

付宇慢条斯理地收回手,表情冷淡厌恶,话语不紧不慢:“这件事情可不是我想要做的,我才在门口是被某些人拉进去的,要不然你去查监控。而且,你们仙人跳最好看准对象是谁,我还不想碰这种恶心的女人!”他傲慢地道,“我有的是女人,才看不上这种不知道有没有病的货色。”

宁薇薇一听这话,脸色惨白,身体摇摇欲坠,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不远处的男人。

明明……

明明刚才他的声音还满是温存,但现在那个男人眼底只有厌恶。

酒店的隔音设施做的不错,但是这样大的动静,还是有人开了门,在一旁窃窃私语。“这是仙人跳吧?”

“谁知道啊,看那个小姑娘温温柔柔的,没想到会做这样的事情。”

“你别不知道,现在就是这样的小姑娘才会做这样的事情,你见过的世面还是少了点。”C国人就是喜欢看热闹,哪怕还不知道详情,一个两个就已经脑补了一场大戏,

其中的声音中隐约还传来了几声愉悦的笑声。

这句话彻底惹怒了宁安煜,血气方刚的少年哪里听得下去这样侮辱的话语,他大叫了一声,挥着拳头冲了过去。正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这样毫无章法的打发倒还真的让付宇陷入了点麻烦。

宁薇薇身为女主,一遇到麻烦就会有后宫帮她解决,现在一遇到这种事情,就知道哭,而且周围的窃窃私语越来越难听了,她到底刚成年,最要面子的时候,也不敢上前拉架,在一旁哭哭啼啼地哀求道,“哥哥,哥哥,别打了,我们回去好不好,我们回去……”

她的脑子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看完全程的金露乐不可支。

一旁少年清澈却毫无情绪的眼眸中透着不解,他并不觉得这一幕很好玩,只觉得烦躁,尤其是这样尖锐的哭声让他眼底的烦躁越来越明显了。但是少女却忽然转头,笑靥如花,她眨了眨眼睛。

奇异的是,他心底的烦躁居然慢慢褪去了。

她倾身,凑近他,他背脊挺得很直,强忍着不适却没有推开她。

“你说,我要不要报警啊?”她满眼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狡黠。

延伸阅读

衣兰诺洗衣加盟  http://www.taoke1.net/68j6.shtml
衣兰诺洗衣是内蒙古雅亮洗护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品牌。内蒙古雅亮洗护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欧西世界高端智能电解水机加盟  http://www.taoke1.net/gq7h.shtml
欧西国内外精心打造智能电解水机是二十一世纪厨房水家电之一,未来具创新性的家用电器四大

丝意坊加盟  http://www.taoke1.net/xpmy.shtml
丝意坊十字绣注重弘扬民族文化,丰富百姓生活,提供好产品,奉献满意服务,产品均采用进口

千里香馄饨(福建)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taoke1.net/big8.shtml
福建千里香馄饨是福建莆田仙游县的一项传统小吃,是在长期的从业实践当中总结技术,才得以

工品电子设备加盟  http://www.taoke1.net/pzzq.shtml
工品电子设备主要代理经销工品实业是为新型能源产品配套电子元器件的供应商公司在成立之初

乐尚量贩式KTV加盟  http://www.taoke1.net/b48u.shtml
乐尚娱乐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至今。通过这两年的奋斗,乐尚从县城30间包厢店面发展

时代阳光加盟  http://www.taoke1.net/a9g8.shtml
时代阳光床单以质求存、开拓创新、与时俱进经营策略:好的产品、周到的服务、合理的价格、

鲍美莱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taoke1.net/600l.shtml
鲍美莱皮具护理是隶属于郑州鲍美莱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鲍美莱皮具护理是

恩耐基机电加盟  http://www.taoke1.net/xel3.shtml
恩耐基机电是集工业机械传动工业自动化控制工业环保设备开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高新

兰亭加盟  http://www.taoke1.net/d7mc.shtml
兰亭工艺品致力于打造的UV平板打印、个性化壁纸、艺术微喷、写真喷画企业。我们拥有行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宫秋 落花逐水流之完美史

    旦日,他们四人一同来到积羽学院的修炼场地。有一边是巨大的树根,积羽学院院长和祭司站在树根之上,下面站着数十名羽族青年。积羽学院院长大声喊:“在正式修炼之前,你们要知道我们共同的历史。现在由我族的祭司为你们讲述。”祭司上前一步:“我,将向你们讲述我们生活的大地的来历。并且我们要坚信,经历神逝之约后的诸

  • 我家有个萌猫娘在线阅读第四章

    “艾伦,我们坐哪?”来到教室,李小羽和彼得发现教室里已经来了很多人,大家都在向周围的人介绍自己,跟李小羽前世开学的时候差不多,只是人比较少而已。“随便找个位子坐下吧。”李小羽说着,便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彼得也跟着坐在了李小羽的前面。“艾伦,你是亚裔吗?”彼得转过身对李小羽问道。“是的,准确的

  • 墨蓠在线阅读小柔的红肚兜

    在侍卫冲过来的时候,小柔几乎已经绝望。娇小的身子不禁颤抖,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眸。就这样死了吗……被那种爪子抓死会不会很痛很痛?……唔?好轻……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不对呀……疑惑中,小柔睁开了紧闭的双眸。眼缝之间,一道瘦削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身前,披着那套熟悉的破被子,竟硬生生将那巨大的威压给挡了下来

  • 刑侦:塌陷第二章在线阅读

    也是整个南凰国最为出名的护国寺。那里梵音袅袅,香火鼎盛,她前世未出嫁的时候,经常陪着娘亲来此。舍去繁华万千,就算是面对着青灯古佛,常伴流年,她也甘愿。大雄宝殿之上,佛像金身巍峨,端庄庄严,高大而又让人望而生畏。浓郁的香火之气,让江清月有些恍惚。佛祖的双眸幽幽的看向人世间,好似包含着无限的慈悲与怜悯。

  • 道可期第10章在线阅读

    之后皇上拍了拍手,一群舞女走了进来,还有乐班。乐班们吹的乐器发出的悠扬的声音加上,舞女轻盈的舞姿,此情此景甚美。舞女们先是围着,那个带着面具的舞女转了个圈,然后把手中的飘带,搭在那个舞女的身上,形成了一个圈。舞女牵着飘带,开始舞动着身姿,轻盈,优美,这是在一众人的心里想法。最后那个带着面具的舞女,轻

  • 18岁的叙事诗在线阅读第二节

    就在上官婉然冥思苦想的时候,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丫鬟走了过来。根据原主的记忆,她这个院子里,除了刚才的奶妈,还有两个丫鬟,分别叫做小翠和小紫。这两个名字是根据,他们经常穿的衣服颜色来定的,就是为了方便原主能够记住。小紫比原主小两岁,家庭贫困,所以在她七岁的时候,就被亲生父母卖到了上官将军府。因为年龄相

  • 上帝是怎么炼成的之张 代号黑桃3(1)

    新世纪星球,南方农城。上午。湛蓝的晴空中,那乳白色的云朵仿佛近在咫尺,让人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这样天气格外使人心情舒畅。“呼!”市区一座私人别墅的阳台上,叶沐躺在一张懒人椅上,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的氧气,冷峭的面庞残留着一丝朦胧睡意。他手上拿着一台土掉渣的“大哥大”,快速的输入着一串数字,这台古董货咔咔

  • 【铁中心】合集之丹帝传承(4)

    次日清晨,叶墨染和萧云离开公主府。萧云望着天空不禁感叹道,“叶兄,昨日多谢你了。”“没事,反正我们也是兄弟。”“兄弟……吗?可我现在……”“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叶墨染来到一间客栈,便开始修炼起来。正欲运转功法的瞬间,那块仙石再次躁动起来,仙石表面的黑色物质剥落,只见一块如同令牌一样

  • 穿越之生活在线阅读第二章

    青花镇东面十几里远是一片乱葬岗,这里下葬的都是些平民,真真正正地达官贵人却不会在此安葬,大大小小的坟头竖立在这座小山包上,生前家里阔气点的,还会安置一块石碑,没钱的,竖个木牌,更多的是一个个不知道来历的土坟头。白日里还好,晚上走在这里,哪怕是喝了二两酒,心头还是挺瘆得慌。阴风拂面,徐岩紧了紧长袍,远

  • 相亲误撞大BOSS超越生死的重逢

    苏白玉并不敢问老人这个问题,他害怕老人告诉他,那句他不想听到的答案。“是的,你已经死了!”他怕自己接受不了。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心跳的很快,脸红红的,耳根子发热。有些颤抖地拿起那条毛巾,上面渗透了黑水。咬紧牙关,紧闭双眼,抖动地手将毛巾慢慢盖在自己眼睛上。仅仅一瞬间,他先感觉到一股清凉的东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