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bARpIW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6bARpIW

弃猫效应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一芥星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方竞先真的觉得最近的日子过得特别的有劲头。

他成了一个挺受重视的小捕快,还多了一个师傅。师傅长得特别的高大威猛,武艺又高,就是看着挺呆还不爱说话,老是让他自己悟。这就很为难了,毕竟方竞先真觉得自己有点笨啊。

但是,好师傅就是让你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跟他学习没有进展之后依然愿意继续努力。

除了能学本事这一点之外,对于方竞先来说,更重要的事能天天跟他英明神武的新任县太爷一起练武啊。那是县太爷啊,新余的父母官哪!而且,他年纪轻轻的,前途无量啊。

这么有出息的县太爷依然这样努力,明明忙得要跳脚了,还是大清早爬起来,跟着钟铠师傅学功夫。

要怎么表达方竞先的感觉呢——特别的有面子!

方竞先真觉得自己牛大发了。这么算下来,他和县太爷也算是半个师兄弟了?

啊哈哈哈,这么一想,方竞先能够笑出声来。哪怕他基础差一点,学得慢一点的时候还要遭受来自县太爷的讽刺眼神。就算是这样,那也还是超级开心呀!

毕竟,鄙视他的是齐知县啊!

方竞先现在还记得齐季瑄那一天的威风呢!

当时齐知县卸掉易容妆后,从容走进了府衙。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就将官印暂时接掌过来,带着钟沐很快回到*坊门口。

那个时候,山匪王勇依然没到呢。面对山匪,小知县压根不怕呢。他点了一遍人,对着钟铠师傅交代了一句:“到时候,我一喊名字,他一停下,你就马上把人扣下。动作轻一点,最好别让人发现。”

钟铠师傅点一点头,沉默地站在一边。

那个时候,方竞先特别紧张——他没见过王勇啊。别说他了,林府的人也是啊!他们做的都是正派营生,虽然势力大,当然知道王勇涉足这些生意,但是并没有人真的见过他。

而且呢,王勇是山匪啊,还是太平山上最厉害的大山匪啊!站在他们这边的是什么人啊?林府的府卫一二十个人,席铖的私卫一二十个,凑到一起也就三四十人的杂牌兵。

方竞先觉得他猜到了齐季瑄的想法,王勇是个匪徒嘛,他要是喊一声招出许多人来,那里对付得了他啊。可是谁都不认识王勇呢,怎么可能偷偷拿下呢?

到时候他们高喊着:“王勇,别跑。”对方高喊一声:“有人,救命!”然后对方呼啦啦跑出一堆匪徒,怎么办呢?头疼。

方竞先担心得满手是汗。可是还小两岁的齐县令就特别有底气地跟那里站着,带点淡淡的微笑。

他易容时,是个圆脸的中年行商。这会儿他卸了伪装,就是个圆脸的少年郎,脸上有一颗特别明显的胭脂红痣。

他再打上几岁还会更好看的。毕竟他还没有完全长开,好似年画上的仙童子,特别可爱。

偏偏这样的一个少年郎正领着他们伏击山匪呢。

也不知道他的判断依据是什么,他留了小半人在*坊那边,由席铖领着。他吩咐若是有可疑的管事匆匆忙忙出来,那也要迅速拿下,毕竟,他们可能会去给王勇报信。

另外的大部分人则被他调离了*坊。

齐季瑄领着钟铠站到了往西走不远处的丁字路口,站在灯笼照不到的墙壁阴影处,眼神好一点只怕一瞥就能看见了。

这里当然是藏不住太多人,其他人都被他指挥着趴到了周边的墙上躲着。

一等就等到了子时,那个时候月亮都已经爬得老高了。今日正好是新月,弯弯的一线。

方竞先算是个有毅力的人了,他也觉得困,忍着忍着眨巴了几下眼睛。身边那两个没受过训练的家丁都不知道打到第几个哈欠了。

幸好这会儿街上空当当的,只有不远处*坊有嘈杂声远远传来。那是一群*徒嘛,赢了输了的,心里波动大,不管不顾声音震天,这实在是很自然的一件事。

若不是这样,他们发出的动静早就被发现了。

受过专业训练的就不一样。席铖带来的私卫就没有这么多的动作了,他们虽然是被临时带来的,但是受过军事训练的,守在那里的时候特别安静。

王勇是在极深的夜色里,带着酒气和脂粉香过来的,他的步子摇摇晃晃,跟个鸭子一样。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和他一样,身上的味道重得很。

他们才过来的时候,大家多看了几眼,不过也都不肯定。毕竟,大渚不设立宵禁,这三个人看上去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身上连武器都没带。

齐季瑄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高喊了一声:“王勇!”

那汉子脚步一停,身子一弯,随手拿出了一柄匕首来。果然不简单!钟铠的反应更快。他当即扑了出去,一招将人压在了地上,擒住。

方竞先老嫌弃他师傅话不多,而且的很多时候看上去还呆呆傻傻的,不过从来不怀疑他师傅厉害。他一直都记得钟铠那两下威风表现呢。

要知道一举拿下王勇还可以说趁着王勇没来得及防卫,可是他两下就制服了王勇身边的两个手下,格外英勇。

对方好歹是太平山上的山匪啊,当然有几下功夫。

可是这样的悍匪都没能扛住。

钟铠绑住了三个绑匪,看上去还是那副酷酷的样子。

他们长得跟少年一样的齐知县就这么背着手走过去,把高大的王勇扯弯了腰,对着弱弱的光看了他的脸一眼,笑得格外灿烂:“哟,果然呀。钟铠,把人都给我压回衙门去,你少爷我还有几个手下要处理呢。”

他就这么带着人晃到了*坊那里,席铖和林殊明抬了抬手:“今晚,麻烦二位了,请受齐某一拜。只是,还要麻烦您二位一次。”

“齐大人,您请吩咐。”

“找两个功夫好的,跟我一起回刚刚那个小屋,把人引进去带出来。这事要隐秘,免得惊动更多人。”

方竞先当时还想不明白呢,不知道把王勇都拿下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来他壮着胆子去问了自家新上司兼新师兄,结果对方只是在练功之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往书房走的时候,冲他挑着眉头笑了笑:“你要想不明白就回城西那家当铺那里看一眼。对了。再看看王勇,自己多动脑子。”

方竞先摸着脑袋出去执勤去了,他晃晃荡荡的在街上走着。这一段时间他也没有太多的具体任务,跟他一起的还有钟铠。

虽然没有再跟着衙门里的那些老前辈同一班工作,他们那些酸溜溜地话却都被方竞先听到了:“这小方真是了不得啊,不声不响地也不知道怎么就搭上了新知县。看来人家以后是要高升咯。”

方竞先觉得不大舒服,这话真是不好听。不过,他心里还挺赞同的,真是美滋滋。

这有什么不好的啊?总比跟他们几个混日子强吧。那几个捕快大哥都是嫉妒,嫉妒方竞先跟了个靠谱的师傅,能够学到真正的本事,能够做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这多好啊!

方竞先想自己找到答案,所以经常兜一圈又晃到*场边上。那里还是照常开着,除了两三个*坊的工作者突然“发病”,回家休养之外,没什么不一样。

齐季瑄在回来后的当日,就往州府里写了一封信,盖上了官印给了州府和那边的卫所。大渚的文官不得掌兵权。齐季瑄能在县城里调动的只有府衙里这几人了,再多就看村老给不给面子,能不能组织一队民兵借他临时用一用。

要进攻山寨当然是应该找正规的军队,肯定不能跟那天晚上一样,靠着措手不及将人给擒回家。

把王勇给拿下后,齐季瑄对他刑讯,结果王勇死硬,别管齐季瑄带着钟铠怎么问,他都保持沉默,摆明了不愿意开口。

他们又分别提审了王勇的几个手下,好容易说动了一个,愿意帮他们传个信去山寨里。齐季瑄听到消息,让他带句话回山寨:“就说,老子婆娘怀孕了,暂时不回寨子里。”

齐季瑄这话说出来,方竞先都傻了,这是怎么来的啊?

齐季瑄特意到了王勇的牢房前,笑着一字一句重复了一遍,结果那边的王勇第一次有了反应,眼睛瞪得老大,跳起来,带着镣铐猛烈地撞击着牢房的栏杆,他开始不断地嘶吼。

“哟,看来我猜中了。”齐季瑄笑得眼睛眯了起来:“看来,你还没学会说话啊,还是花点时间在牢里好好学学,过一段时间不就要到大堂上认罪了?”

然后他得意地转身走了。

到这里,方竞先当然明白了,为什么一开始齐季瑄就想着要秘密拿下这帮人,就是为了不让人知道他们被发现了嘛。不然,山匪趁着他们防御薄弱真打过来,怎么办呢?

不过,他也还是没有想明白,齐季瑄是怎么会知道王勇以及王勇有女人生孩子这件事的。

方竞先问过,结果自家老大就只是微笑。明明是个小孩儿,他比齐季瑄都还大上两三岁呢,看着他臭屁的样子实在特别想出手在他的脸上揉一把。

不行,他还得老老实实按照比较厉害的那一位的指点到*坊边上去找答案。他倒是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齐季瑄要埋伏在这里。

蜡烛也好,油也好,不都要钱嘛。他们等在那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一般的人家和商户,在打样之后是不愿意在门口挂灯笼或者其他照明的。

齐知县挑的路口就是一家当铺。当铺不差钱,虽然打烊了,却没把灯笼给灭了。

齐季瑄不站在路口等着,反而让人把灯笼换了位置,挂到对面的一家铁匠铺的前头。铁匠铺开在丁字路口的口子上,比起来是个开阔许多的店铺,看上去实在不安全。

方竞先一开始怎么都没想白,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呢?

铁铺前的路是南北向的,正对着的往东走的路通往*坊。站在铁铺这里,要是对方从西边过来可能就会错过,要是走南北,那就更惨了,一眼不就会看到了?

三条路往这里交汇,怎么想都是最显眼的地方了?难道是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他想不通的问题,到了晚上就迎刃而解了。

大渚没有宵禁,不过新余县只是个小县城,哪来那么多人在晚上出来活动。

到了酉时就有不少店铺开始打样,的戌时过半,基本就没有店还在开着的了,再多也不过是亥时就全部关门了。

也就剩妓馆、*坊还有两家小酒馆还开着呢。

那天夜里,他们等过了亥时,邻近子时。街上的妓馆和*坊差了一个拐角,从“丁”字路口往北走就能看见了。

虽然不确定王勇往那边去了,不过那个时候最亮的就是妓馆挂起来的那几盏灯笼了。

这么说起来,若是站在东北角的拐角处的当铺里,王勇带人一过来,很可能会用眼角瞥见他们。所以,根据晚上的灯亮,齐季瑄带着人移到了看上去更显眼的铁匠铺附近。

哇,其实说白了并不是一件很难懂的事情,可是齐知县能第一时间就想到也是很厉害的了。跟着这样的人,那才是前途光明、灿烂。

不过,这一段时间齐季瑄没那么多时间去调理他,根本就是忙坏了。

他发现府衙里张知县用的厨娘也不怎么样,东西不好吃,不过也没工夫计较了。

齐季瑄是在最后的期限前到的。张知县的身体已经很差了,急着要落叶归根。可是交接总要费些时间和功夫的。

钟铠还好点,毕竟许多文职工作他插不上手,正好闲着。按照齐季瑄的吩咐,每天被方竞先带着一起在新余县的大街小巷转悠着。

钟沐就不一样了,他跟着齐季瑄,两个人呢要把这几年所有的文书、档案都交接、清点一遍,从天光微熹到蜡烛燃烬,两个人差不多要被一摞摞文书给掩埋掉,睡觉的时候眼睛里都飘着字。

齐季瑄到底吃了亏,因为他能信的人不多。

说到底,他只是个没经验的新人。在京里被两个兄长管束着,多少有点小叛逆。他走的时候,家里不少人劝他多带几个人上路。

齐季瑄把手一挥,坚决不干。走了以后还被人管着,这多难受啊!他觉得吧,带两个人就够了,正好一个做师爷,一个做捕头嘛,这样算起来,他也算是有依靠了。

算一算啊:县官上任虽然会带几位幕僚走,可是很少有人能带上一整套的班底。

带全套人马的也有,就是太少了。

用得起幕僚的都是家底不错的人家。家里有人在朝为官,又有家底,这才能够给幕僚的升迁提供保障,也能养得起许多幕僚。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愿意做幕僚啊?

齐季瑄上任之前打听不出来张知县的为人——他的年纪太大,一考上就被派到了新余做县令,没有几个友好的同侪在京里为官。齐季瑄上任前对他的为人打听得不清不楚的。

好容易,有几个记得他的,说了些基本状况:张知县的出生不差,不过也算不上好,不然也不至于把一个老人家丢到山高水远路途崎岖的新余县。他是断断没有能力和财力带那么多幕僚上路的。

显然,他的幕僚都是他从任上找的。一个要告老还乡的人自然不能将幕僚带着走啊。

那么齐季瑄赴任之后把人接收下来,这不是顺理成章的吗?

谁知道啊,这班子太不靠谱了,成色太水,完全不可以信赖啊!齐季瑄不得不为他的想当然付出代价了。

他翻着文书在心里忏悔:没人用啊!早知道,早知道,我肯定多带些人,不嫌麻烦,不怕唠叨......

可惜,没有早知道,他只能抓着钟沐天天熬夜......啊,还吃得差,特别郁闷。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得吃好的嘛。

结果呢?忙成这样,还得抽时间出来练武术。他叮嘱了钟铠去找谢厨娘,结果压根没找到。是谢姑娘又换了个装扮?

他隐晦地打听过,方竞先说谢之芽的父亲在绑架案发生的第二天就回了新余县。

齐季瑄不闹了,他记得谢之芽跟他说过的,一定不能让她爹知道她被绑架过。他要是找过去的话,谢之芽大概解释不清楚吧。

唉,他只好无奈地吃着那些不好吃的食物然后继续工作,工作,工作,然后在百忙中抽出那么一点时间叹一口气。

张知县要走了,他委婉地提出想要把万民伞,风风光光地离开。这要求吧,不是不能理解,不过他也好意思啊?!

不过,这种话他可不会说出来,齐季瑄只是笑着点头,说会找村老之类的商量一下,转过身翻了一个大白眼。

就他一过来碰到的三件事,结果——

第一个是李财的杀妻案,没有弄清楚真相,轻判了凶手,甚至放过了疑似主凶。

第二个是绑架案,牵连出的是他放任周边的山匪进入县里做起了生意。

第三个就是这会儿正在接手的案头工作。要不是他们之前做得乱糟糟的,怎么会让人整理得这么头昏脑涨啊?

可想而知,他在任上六年,压根没做出什么贡献,走的时候没人放鞭炮庆祝就算给他面子了。他哪里来的胆气让人送万民伞给他啊?

不过,到底是个老人家了,人家就这么一个愿望,不送多不好啊。

齐季瑄还是硬着头皮去跟村老说了。

一开口人家就答应下来,一点阻碍没遇到,顺利得有点过头了。各个村老都答应了,说张知县这些年多有辛劳,必然会送出万民伞的。

齐季瑄瞬间无语了,这是受了多少的折磨啊。这么个糊涂知县都觉得还可以......

他真心觉得,这里头恐怕很有些文章。

不过,不是随便什么都能够去挖掘的,一般来说,接任之后,前面那些事就算抹平了,到时候很容易牵扯太多。

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发生,找到新的证据,过去的那些事也就只能过去了。

没法子,只能加倍仔细,将各项账目等等都对好,这样子才不至于太过于糟糕。这么一折腾就折腾了许多日。

终于,齐季瑄站在了县城门口,周边的村老领着一队人站在门边上,送出了万民伞,将颤颤巍巍的张知县给送离了这里。

看着车轮滚滚而去,终于,齐季瑄正式为官的新篇章开始了。

延伸阅读

草莓科技文化园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pwnq.shtml
中国(石埠子)草莓科技文化园解说先,欢迎各位行业实力品牌来我们草莓科技文化园参观指导

G-brand童装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ufue.shtml
东莞金尚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品牌运作一体化的大型服装集团公司,公司

酷熙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xr58.shtml
酷熙饰品是钥匙扣、手机饰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酷熙饰品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酷

净衣馆干洗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s1fl.shtml
干洗行业这几年好品牌备出,投资者在选择上总是遭遇选什么的难题,其实很简单,看品牌就可

超胜三元乙丙密封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xhft.shtml
河北很胜三元乙丙密封条厂,我公司是生产各类三元乙丙密实橡胶密封条、海绵橡胶密封条、钢

鲜咔酱油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gvxa.shtml
鲜咔酱油是在低温高盐的罐酵环境阻隔了自然界中有害菌、腐败菌的侵入,通过凝香菌种组合,

老凤祥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686e.shtml
凤舞神州祥瑞全球跨越三个世纪的经典与时尚——老凤祥创始于1848年的民族品牌老凤祥,

蓝色多瑙河珠宝钻石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b7f5.shtml
蓝河钻石(深圳)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以珠宝生产、加工、销售为主的大型知名珠宝公司。是一

GRASSEE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xu51.shtml

木槿生活加盟  http://www.justinplusone.com/6pwt.shtml
注重产品本质木槿生活注重产品的本质价值,对所有产品和原材料进行严格测试,确保商品的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附身之人鬼同途在线阅读赵雪成

    赵雪成本来就高,也是因为这一点才让很多人对他相看,但是他现在也顶多只有一米七八的个子,并且以后都不会长高了。长的温润和煦又帅气,而且他每一次来都会让女生宿舍尖叫不已,当初因为他的个子注意他的人特别的多,就是没有人有她这样的运气碰到的一个小学同学就是跟他一个班的。因为恒池一中的校服特别的好看,男生就是

  • 我家蛮横霸王的秘密第九章在线阅读

    【优秀同学:陈营长,你到家了吗?】任璇窝在自己的房间里,掰着手指数时间。从这里到青城区一个小时车程,再加上开回家什么的,一个半小时应该可以到家了吧。挨着时间数,等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任璇立马发了条微信过去。陈零没回她。暗灭了手机又等了一会儿手机还是没亮起来。看来是堵车了。知道陈零一时半会肯定回不了她了

  • 大唐:开局囚禁李二之主动的高园园(求收藏!)(10)

    “我也觉得,是该道个歉……”江舒影小声道,而后其余众女纷纷对视一眼,纷纷开口。“之前我们确实有些过分了,那么嘲讽他……”杨蜜伸手抱在匈前,俏脸不好意思道。“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们现在的老公,那样做确实不对……”佟丽亚补充了一句。“那就道歉?”赵丽影眨巴了一下大眼睛,随即提议道。“对,道歉!”众女达成

  • 网游之冥帝在线阅读第2节

    谢安和自己关系非常好,用异性兄弟来称也不为过,只是今天他奶奶生病了,谢安在家照顾她,不然以往的采药谢安也会和自己一起去,两人在一起谢奶奶也放心,因为杨简清性格沉稳,这是整个石牛村都知道的事。“安子,出来开下门。”杨简清轻轻的敲了敲门说道。“清哥,来了。”屋里头的谢安说道,之后杨简清便听到脚步声离自己

  • 九阴传人天龙行之掌门好厉害!【求鲜花!】(10)

    “李长生……你这个无耻之徒,竟然使用这种暗器!”被串成串儿的三名长老,纷纷吐血,眼中的恨意可不是一点两点。李长生此时也反应过来,笑眯眯地提了一下四十米大长刀:“诸位来我戮仙门闹事,本来就是不见血不罢休,自己也得做好阴沟翻船的准备呐。”三名长老一阵哀嚎,胸口的伤口还在不停地流血。李长生将长刀恢复成原样

  • 末世后的丧尸很寂寞在线阅读第3节

    几分钟后,换了一身打扮的叶天泽排着队伍总算成功进了城。期间,差一点叶天泽就要因为特别的短发而被官兵拦住。好在,叶天泽够机智,及时说了自己是刚还俗没多久的僧人,头发才会那么短。对此,那些官兵也没什么不信的,就放叶天泽过去了。进了城,叶天泽不禁愣神,入目所见,一个个古代摊贩和略显拥挤的人qun。周围建筑

  • 他与她之第四章

    趁着天晴了,颜昭便招呼着皇子们帮忙晒有些潮湿的书籍。“你们几个力气不要太重,晒书的时候轻轻将书摊开来。”“傅言睿,傅言铮,你们这两个家伙不准掐架。”颜昭抱着竹箩本就吃力,见着傅言睿(四皇子)和傅言铮(五皇子)这两个不帮忙,还要捣乱的家伙就来气,气势汹汹的吼了一声。将书晒完,一个早上也就过去了,颜昭见

  • 石为媒在线阅读第6章

    “袋子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吧,就不要逼我俩动手了。”一个很粗狂的男人声音吼到。“兄dei啊,你抢我干什么,我袋子里空空如也,啥也没有。”陈小垚的头被另一个人按在墙上,只看见这个声音粗狂的男子抢走了他手里的蛇皮口袋。男子撸起袖子,露出雪白的细手,伸进了这个散发着淡淡猪饲料芬芳的口袋。下一刻,只

  • 火影之滑头鬼在线阅读第五章

    “302的学生怎么样了?”一身淡色衬衫,卡其色长裤的徐文祖走进厨房,动作从容地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啤酒拧开,喝了一口。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慵懒淡漠的眼神与平日见到的他判若两人。房东大婶正在切着血淋淋的肉块,闻言回过头对他咧开猩红的嘴笑道:“放心吧,我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302的学生现在这个时间应该睡

  • 葫芦兄弟之染影魂殇在线阅读逃跑

    历嘉年饶有兴趣的看着乔依柠,用手指头抹了抹嘴唇。不知道为什么,一向自控力极好的历嘉年看着眼前的乔依柠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想尽快的把她吃干抹净。“出去!”历嘉年冰冷的声音响起,站在包厢门口的保镖不禁打了个哆嗦,然后又推开包厢们,默默地走出。历嘉年用手揉了揉头发,看着乔依柠。一个翻身,将乔依柠压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