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bARpIW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6bARpIW

男主他突然有了智商[快穿]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西子咔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是我把她变成了女人。可是我看着她,仍觉如此遥远。

她弹的是《致爱丽丝》。

年近四十的贝多芬爱|上|了自己的女学生,并为她写了这首曲子。

我相信在收到钻戒之前,她与小提琴家仅仅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后者教会她音乐,她由此生出感激。可我难免去想,这曲子是不是那人手把手教她的,其中又有多少暧昧。

在音乐厅里,我第一次跟情敌打了照面。

我心生一计。

我先与他寒暄一番,再问起他与孟主编的婚期,至于为何期待,我亦委婉提及,“思美来是孟主编的老朋友了,如此盛事怎能缺席。”

情敌婉拒赞助,“婚礼是很私密的事。”

他投射一段深邃的目光。

高台上弹琴的女人不为所动,依旧沉浸其中。

“小三”丑闻并未断送她的职业生涯。尽管客户流失惨重,仍有设计师力挺,几家大公司也没有提出解约。

我们都在等孟主编作的大文章。

她却没有下定决心将这个男人利用彻底。

于公于私,我都必须推她一把。

我提出请准新人吃饭。附近有很多不错的餐厅,我无论选择哪一家,都甩不掉一开始就守在音乐厅外的尾巴。

情敌的前妻大闹餐厅,连同读高中的女儿一起。

情敌对前妻还算态度坚决,对女儿则难免愧疚,那小姑娘得寸进尺,哭着说不想他再有孩子。

前妻见情敌面露踌躇,便趁热打铁讹上孟拂,“你都得到他了,这点要求都不能答应吗?”

孟拂看了情敌一眼,随后冷笑一声。

我一直没有出声。等到那声冷笑后,暗中挠了挠她的手心。

估摸着照片拍得差不多了,孟拂站起来,却被情敌拉住手。

情敌想解释什么,孟拂却无比干脆——她顺势褪下了钻戒。

她走后前妻还在纠缠,我不好多看,冲情敌点点头便离开。

停车场内,我与孟主编狭路相逢。

挠她手心时,我趁她挣扎,顺走了她大衣口袋里的车钥匙。

这女人,车钥匙总喜欢放口袋。不长记性。

她果然很生气,“你是扒|手吗?”

我表示冤枉,“我只偷|你。”

一只手扶上她肩,一只手与她十指紧扣,中间隔着车钥匙。我凑在她耳边说,“想报复吗。”

“又来找刺激。”

我吻她的耳垂,含混道:“是你缺乏经验。”

这女人比男人还能将两个半|身|分开,竟然还能思考:“同样是欲擒故纵,为什么碰到男人我就不会了呢……”

我无奈退开,拨弄她的额发,“你没被男人追过吗?”

“都被我挡回去了。”

“一个都不剩?”

“我说,我对女人比较感兴趣。”

我心口遭遇一记重击。

我试图打开她的思路:“你就没有碰到一个人,见到他会快乐,见不到会想念,看见他跟别人在一起会嫉妒,想要永远拥有他吗?”

“有啊。而且有很多。”

“她们都是我的客户!”

又一记重击。

她靠在车上开始埋怨,“如果不是要结婚,我也用不着了解男人……”

她自认为不懂异性,故而不敢靠近。

我坚强勇敢地问她:“那你为什么上我|的|床?”

“因为睡完可以跑啊。”

要不是怕孤独终老,我能当场掐死她。

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笑容:“不就是想了解男人吗。我教你。”

情敌带女儿去了游乐场。

我教她适时出现,展现一定程度的忍让,也传达恰如其分的不快,情敌果然单膝跪地,重新替她戴上钻戒。

情敌有意留她,她却表示不愿妨碍父女俩联络感情。

于是她用一个背影,成功收获情敌依依不舍的目光。

追小孟是一件很难的事。

她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心,也总是那么专一,以前专注女人,现在转向男人。可惜这种专一,针对的是一个群体。

至于其中的个体,了解完就没了新鲜感。

要睡|她,得让她了解;要长久地睡|她,又得让她不够了解。

我太难了。

庆幸的是,她还不算一个太笨的学生。

游乐场内的长椅上,她吃着抹茶冰激凌,我探头舔去她唇角的奶油,她得出结论:“你喜欢睡|我。”

麻烦把那个“睡”字去掉好吗?

“那你喜欢吗。”

“我后悔关了灯。”

真是该死地诚实。

夜幕低垂,在游乐场这个唤起童真的地方,我与她找到一处沉|沦|的天堂。

一个禁|欲|多年的人终于解|禁,自然难以抵抗,更何况……

她骨子里叛逆非常。

情敌带着女儿在玩旋转南瓜。这是为了迎接万圣节推出的新项目。本质与旋转木马并无不同,只是有盖有门,封闭许多。南瓜透着幽微的光,在黑夜里争相涌动,夜空中燃起璀璨的烟火,不及身|上|点的更烫。

壁灯始终亮着。

我得以将她每一寸|曲|线看尽,她自然也是一样。眉目流露赞赏:“真美。”

果然,她只是馋|我的|身|子。

我想我不能输,“何必自谦。”

抚过自己骄傲资本,她朝我眨眨眼睛,“便宜你了。”

那模样仿佛一只冰雪雕的狐狸,唇角勾一丝极淡的笑意,引人发掘更多的表情。不知不觉拥入怀中,用心跳来|捂|化。

耳畔传来烟花的声响,间或夹杂情敌的声音,她含着那枚钻戒|吻|我,既不至于大声,也能增添|情|趣。

真是个天赋极佳又懂学以致用的学生。

一场“授课”下来,只剩一只南瓜亮着。

知道无人敢来打扰,她懒得连衣服都不肯穿,胡乱裹了大衣钻我怀里,我给她按着关节,建议她试试针灸。

餍|足|后的眼睛泛着诱人的光芒,她说:“你能不能给我|暖|床?”

我:“……”

她见我犹豫,似乎也知不妥。终是不甘心道:“你也觉得很刺激对不对?”

我想她是真的很|馋,居然开始自我推翻:“就算追求刺激是一种精神疾病,只要开心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我想,真正有精神疾病的人,是她。

我说:“你能不能认认真真谈个恋爱呢?”

她一脸你们男人就是虚伪。

她从包里摸出手机,我升起不好的预感。

果然她打开相机、掀开大衣,正要按下快门。

我吓得赶紧给她盖上,她倒聪明,紧紧握着手机不肯给。搏斗之间,自然又点了火。

我牺牲|色|相,终于把手机骗到手,她发觉上当,气得推拒。差点被她误伤,我倒吸一口凉气,按住她的猪蹄,目光凶恶,“再动打断你的腿!”

话刚出口我就已后悔,果然惹她嘲笑:“那也得你先放开我的腿才行啊。”

我放开她,一脸严肃地监督她穿衣。她慢条斯理地穿上内|衣,某个念头依然没有放弃,饶有兴味地看着我。

身为她的老师,绝不能丢掉尊严,我不为所动。

似乎很失望,她垂下眼帘,开始捡外衣穿。

天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多大的折磨。更可怕的是,她裤|子|穿到一半,就来拉我的手。她说:“按一按。”

草!真当我是柳下惠!

结果她伏|在|我|身|上,如愿抢到了手机。

我安慰自己,好歹穿上了内|衣。

可是吻|痕|那么密集,衬着雪白的肤色,简直触目惊心。她拉下一边肩带,拍摄|脖|子|以|下|的部位。

她没有让我入镜,拍完也没让我品评,而是陷入自我陶醉。

我觉得我就像个工具。

收拾一番,出来依旧道貌岸然。

她报了地址,我送她回家,抵达时她却已睡了过去。

我只能把这头猪搬回去。

我连夜给私家侦探发信。

出来的结果令我心惊。

那艺术家是个基督教信徒,认为女人婚前必|守|贞|洁。小孟容貌出众,常|受|骚|扰,开始她还会替她挡,久而久之生出厌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每回交际后都要求小孟洗完澡才能回去。

每一回,她都关了热水器。

我的心被狠狠揪了一下。

延伸阅读

都市千年之恋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xdmryscp.cn/y895.shtml
“果然是碰瓷的。”“小伙子,你干的漂亮啊!为你点赞。”叶文把针还给了苏珊娜。苏珊娜向

[综英美]阿卡姆病人之重生到了鹿鼎记(求收藏)(1)  http://www.xdmryscp.cn/6wgk.shtml
扬州丽春院。韦小宝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他一直足足发呆了有三分钟。这才不得不

王府的丫鬟惊变  http://www.xdmryscp.cn/newq.shtml
冷风,冰雨,惊雷,残夜。这样的夜在炎热如火炉的夏天是最让人期待的,也是最能让人睡个好

男神们争着当我爹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xdmryscp.cn/b40m.shtml
“贝蒂!贝蒂!你在家吗?”桑奇站在村口对着最近的一个屋子高喊,声音几乎传遍了金色水车

(苏凰)江城子侦讯)  http://www.xdmryscp.cn/xuxi.shtml
张志青的父母,冯路在警局见过的,一个叫张野,一个叫王美艳,王美艳见庞涛要走,便要赶上

嫁病娇学霸不是那么好当的。  http://www.xdmryscp.cn/gsim.shtml
直到早课铃结束音乐想起来,同学们才从学习氛围中惊醒过来,感受就是今天的早课安静了许多

虚无王朝之第四章(4)  http://www.xdmryscp.cn/yggw.shtml
影视城。阎灿按照梦里的造型给自己染了一头狂野的红发,他斜坐在椅子上,一条腿慵懒的曲起

我!超级高富帅我就是皮痒了  http://www.xdmryscp.cn/6c7b.shtml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星期五。还有一天的课要上,易风一大早就闲庭信步地从家里出发,走路去

末世之拂晓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xdmryscp.cn/du7q.shtml
第三章:谁喜欢她?危玩漫不经心晃到门口时,正好看见门口那辆宾利慢慢摇上车窗。车内,陌

[综主网王]恋爱率增长中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xdmryscp.cn/n5je.shtml
自得到秘籍后已过去三日,李言正在日夜加紧修练,每次一想到自己现在面对高手只要对方认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埃及之渣渣冒险组织第七章在线阅读

    MV拍摄得十分顺利,取景都在澳洲,穿着上个世纪的裙子,乔菱西被打扮成一个清新的贵族少女。而顾铭基本上不用怎么装扮,站在那里就有公子哥的派头和风度。乔菱西十分配合地与顾铭做着各样的姿势,很多镜头基本几遍就过了,只有那个在港口相拥的画面,两人倒是拍了很久。主要是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导演只好耐心劝导演示。

  • 魔道之主第10章在线阅读

    米洛走出去之后,看了眼夏松,“他会招供的。”夏松看了看审讯室里抱头痛哭的程权元,心里不仅感叹,多么好的年纪啊!就这样葬送了。“这也是心理学的一种么?”夏松对这个女生越来越钦佩。“每个人都有逆鳞,这是情感。”米洛翻了个白眼。夏松看着米洛离开的背影,那你想守护的人又是谁呢?你的逆鳞你自己又知道么?想要守

  • 艾玛教授太虚逍遥游

    “少爷,他们说是在找白色的狐狸,这山里还会有白色的狐狸?”刘威关了寺门,将老主持送往后院休息后,悄声问道。刘威从小在草原上长大,狐狸见过不少,但都是灰色的,从没听说过有白色的狐狸。“天地之大,无奇不有,万物造化,更是鬼斧神工,有什么样的兽类都不稀奇,传闻南方的十万大山中多有奇珍异兽,有些连大周王朝藏

  • 御龙使者都说了你是废物

    “小妹妹……”赵昊嘿嘿一笑,面带邪恶,指向李勇等人:“他们要打我。”李勇等人都是脸皮一颤。黄蝶舞脸儿一红,抿嘴轻笑:“皇上,我不小啦,您叫我蝶舞吧。”望向李勇等人,杏眼一瞪,猛地绷起俊脸:“如何处置这些人,还请皇上下令。”“还……真不小。”赵昊瞄了黄蝶舞胸前一眼,心中抽了一下,也不带客气的,道:“好

  • 启源之主在线阅读第6章

    被吵醒的楚易一听是依旋,慌忙的叫道:“依旋,等一下。”说着推开门,却看见转身离开的背影。和摆在门口的饭菜,他有些感动了,不禁间睫毛湿了。他快步追了上去拉住依旋的手,两手触碰,暖暖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静距离的呼吸,闻着少女的体香,看着依旋那眼神,楚易有种说不上话来的感觉。双方互相沉默了几秒,楚易开口

  • [星际]无瑕人生特—里—休!

    “特.....特里休...。”特里休的脚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回答了这个男人的问题。“特里休,特里休吗?真是个好名字啊!”吉良吉影再次露出了微笑。而当特里休看到了这个微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快逃!但她刚刚转过身要跑的时候,这个男人居然抢先一步冲到了她的身边抓住了她的右手,就在这生死攸

  • 西游之天庭小保安之晚餐【求鲜花、求评价票】

    “……”整个体育馆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大约有3秒。3秒之后,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捂住喉咙或脑袋,脸上一片痛苦之色。“哐当~”“哐当~”顿了两秒,身后的贾勇和苏布启手上的警棍和防爆盾牌自动掉落。两人弯着腰,慢慢地跪下去,双手伸向自己的喉咙。真是抓心挠肺般的痛苦~不远处,体育馆隔壁的音乐教室里,手已经搭上琴键

  • 最强兵王闯都市在线阅读第十章

    陆际长什么样?帅的天怒人怨!这人有着漂亮的眉峰,浓黑如墨的眉,平静的蓝色深眼有韵味极了,挺直的鼻梁,微薄的上唇跟下唇组合在一起那唇型简直迷死个人,那有那脸部的线条,那有型的下巴,简直帅到掉渣!高鼻深目,典型的西方人面孔,而且还是特帅的那一种。别思泓觉得自己好苦逼,这都星际世界了,能不能不要崇洋媚外啊

  • 全宇宙都祈求我重生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十节

    上回书说到林夕见围观的众人已经被书中情节给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急切的想知道那红脸长髯大汉到底有没有捉住那个倒霉的曹丞相,便果断停止了说讲。这一停不打紧,把这些吃瓜群众可是给急坏了。怎么到关键的时候结束了,这不是让人准备犯罪么?“喂,那娃儿,怎么停了啊,接着说呗,那倒霉蛋到底咋样了?”这是路人甲“你这瓜

  • (第二部)奥拉星搞事之旅第九章在线阅读

    有了妖力和神力,陈白觉得自己攻击的速度很快,但是没想到狼妖更快,陈白只见面前跳过一道青色弧线,那狼妖片刻之间便到了自己的近前,提着妖刀就朝自己劈了过来。“不好!”陈白心中警觉,左脚往后一挪,侧身避开。九齿钉耙却不像陈白这般前怕狼后怕虎的这般打法,不仅不避让,反过来带动着陈白,迎上了狼妖的大刀。“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