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bARpIW
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6bARpIW

驱魔少年之幽华之第九章

作者:念月凉 来源:晋江文学城

马车是尤府的,建造的并不张扬华贵,内里的车厢只能勉强盛下两个人。

只李娇坐在里面自然觉得宽敞的很,但是再加上燕寒时,空间便瞬间缩小。

男人直挺着腰板坐在对面,双手握拳放在叉开的双腿之上,将窗纱上透进来的微弱光亮挡的彻底。

他黑眸沉沉,直直的盯着对面的女子。

李娇被他盯的烦躁的很,想要瞪他一眼却又不敢。

只能将自己的身子往旁边移,可是她是先上的马车,双腿并排着,燕寒时一上来就将双腿叉开,把她的两只腿逼迫在中间,让她移动不了半分。

偏他身上的气势迫人,又不知多久没有洗漱了,混着着血腥的汗味弥漫在整个马车中。

李娇很爱干净,身上一点脏污都受不了,每日也要沐浴好几遍。连她身边的宫娥也必须干干净净的。

是以她平日里最讨厌的便是这些打打杀杀弄得一身臭汗的男人,偏她要维持着表面的和善,从来不曾表露出来。

但是今日,连天的奔波让她一直处在紧绷之中,刚刚回了李国,又听到关于自己私会情郎的事情,偏她的亲阿爹为了沈柔再次伤了她的心,让她的情绪低落极了。

她将手帕掩在鼻下,抬眼瞪他:“......大王还要看我到几时?”

她一直低着头,露出白皙纤长的脖颈来,看着便纤弱的很,大手一碰就好似能折断,燕寒时盯着便移不开目光了,没想到她会突然抬眼,微泄恼怒。

他并未移开目光,而是凶了神色:“有什么好看的?我并未看你!”

李娇嘴角扯扯,手中的帕子掩住口鼻,挡住他忽然喷过来的气息。

——这样明显的举动!这样明显的厌恶神色!

燕寒时的气息陡然急促起来,恨不能大声质问她“我就让你这么厌恶吗?”但他好歹还是有些尊严的,抿紧了唇不说话,只身子往一侧移了移,离得她远了一些,还伸手将遮住里面情景的淡蓝色窗纱掀开。

冷风立马灌进来,夹杂着从积雪中带落的寒凉冰珠,车内的气息也被冲淡。

“一群汉子,哪里会像个女人家家整日烧水沐浴!有那个功夫不如多多训练,省的大男人跟个女人似的柔柔弱弱,像什么样子?一身白袍,风一吹就刮倒似的!”

李娇瞪过去,明显的不开心。

方才高台之上,燕寒时说要李娇陪自己逛共京城的时候,便一直被尤丹青阻挠,当时他脸上的神色就不好,且看尤丹青的目光更是狂傲。

现下又在自己的面前,说自己的亲舅舅像个女人般柔柔弱弱,话里话外满是不屑,只听得李娇想狠狠的骂他一顿。

气的连方才是他帮自己的都给忘了。

冷风呼呼的往脸上吹,李娇将双腿往旁边一侧,撞在了他放在一侧的大腿上,见他受惊的模样,这才哼道:“大王是北燕的王,锦衣玉食样样不缺,作何把自己打扮成这幅模样?”

那眼神分明在说,一个从蛮荒之地来的穷酸大王也配诋毁我舅舅?

他立时被激怒,咬牙切齿:“——我是什么模样?!”

“你是什么模样,还用我细说?”

李娇伸手指指他散开大半的衣领,又指指他脸色的一处血迹:“这里不是北燕,大王如此穿着在路上,不仅不妥,就不觉得躁得慌?还有您的脸侧脖颈处,全都是血迹,脏的很,让人实在没眼看。”

说完,她还故意遮了遮自己的双眼,直把男人气的面颊涨红。

燕寒时身上的衣袍都快散开了,唯有一根宽带勉强的将衣衫合起来,但是散发着灼灼热气与力量的胸膛却袒露了个彻底,更别提他坐在对面,大腿上鼓起的肌肉将下袴撑得绷紧。

她伸手去指的时候,更是紧张的快要撑破般。

脸上倒是不如她说的那般脏污,但是还是能看出脖颈旁暗沉的血迹,打眼一看,只以为是污垢,确实不堪了些。

北燕民风本就开放,不如汉人这般拘谨,条条框框也少得很。

且燕寒时又霸道惯了,从未有人敢违逆他的话,更别提说他的穿着打扮了。

此时听到她一通指责,皆是批驳他的穿着不堪,让他心中立时怒了起来,同时还夹杂着委屈,便是这么一点委屈便让他眼眶瞬红。

他一把将李娇手中的帕子抢过来,胡乱将自己的脸擦了一遍,而后便见她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他烦躁,索性又塞回她的手中,再也不顾忌她的感受了,整个身体都压了过去,气息压迫着,让她避无可避。

“你给我擦,擦干净些!!!”

李娇的性子向来是能屈能伸的,但她的本质还是个骄纵的,先前她说出了一通骂他的话,结果男人并没有发怒,反倒是很是听她的话,还将帕子抢过去擦脸,这一番举动怎么也不像是被自己惹怒的模样。

她的胆子大了起来:“大王身边有的是奴仆,却让我来给你擦,作何要如此侮辱人?”

随后便将双手背在了身后。

她注意到了,自己一说出拒绝的话,男人的目光就从她的脸转到了她放在身前的手上,于是便迅速的放在了身后,想起他之前抢帕子的蛮劲,生怕他把自己的手腕给弄折了。

燕寒时自然不会去抢她背在身后的手,而是坐在对面大喘了几瞬,忽的起身,健硕的胸膛挤着她将她挤在了角落里,随后将方才撩起的窗帘放下,车内的视线立马昏暗不少。

吓得身下的李娇立马抖了下。

车厢的视线本来就暗,他的块头又大,压在李娇的上方更是黑压压的,且他浑身炙热,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长大的,大冬天的只穿了件薄衣,还开着领子,温度竟还是灼人。

李娇屏住呼吸,小心的看他一眼,背在身后的手放到身前,抵在他的胸膛上推了几下,男人纹丝不动。

“.....大王先起身?”

燕寒时:“嫌我脏?”

李娇沉默了一会儿。

方才的话都说出去的,一字一句都在嫌弃他,且她心里本来就觉得他不干净,自然也说不出逢迎他的话来。

只将眉头皱起:“前几日大王救下我,亲眼瞧见您在淇水河处置俘虏,如今一日已过,您身上不过换了件衣袍而已,您觉得自己不脏?再说了,我从小在王宫中长大,见到的人也都是文质彬彬的读书人,便是我的大舅舅,每次见我也必定沐浴,还从未遇见过大王这样的人,一时口快说了让您不满的话.......”

拿着帕子的手举起,放在他脖颈上,伴随着女子轻柔的声响:“我给您擦擦?”

她真的擦了起来,动作轻轻。

只是那血迹早已经干涸,擦不下来,她使了点力气,反应过来后已经被她擦得发红,吓得她立时去看男人的脸色,见他并未露出暴怒来,这才呼了一口气。

“都干了许久了,擦不干净,该用水洗一洗的。”

他闷嗯了一声。

“......大王先起身行吗?您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这下子语气不似之前的娇蛮,反倒透着股小心。

燕寒时低头去看禁锢在自己怀中的女子。

只见她小小的一个,皮肤又白又嫩,不像自己黑又糙,连手都不敢放上去,生怕把她碰疼了,只敢撑着下方的横板,让自己的身体悬空压在她的上方。

她眼底再也没了方才的恼怒,只剩下一片水润的光点,知道自己的弱点似的,将他的一颗心攥的死死的。

她出言辱骂他时,让他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恨不能让她闭上嘴巴。她婉转着声音服软的时候,他心底的怒火又全部消失不见......

——这样被一个女人拿捏在手里,如何是好?

且他曾经被狠狠的欺负过,从她为自己构建的云端跌落,那失重感以及跌落的疼痛他一直记在心底,怎能如此快的心软?

万万不可在被她蛊惑,她最有这样的能力了。

他强忍着心底那丝不舍,暗骂了自己一声,将身子撤离,撇开目光不去看她陡然放松的神情。

沉声问道:“你为何会出现在西姜人的队伍里?”

心里一直存了疑,每次见到她又总是忘记。

李娇并不想把把这件事情告诉旁人,且王宫中的龃龉,说出来也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她垂眸想着说辞,如何才能让他信服不再追问。

但燕寒时已经开口:“是李齐光身边那女人?沈辉就是她的亲弟弟,瞧着就不是好东西,她与你阿娘又都是李齐光的夫人,自然也容不下你,所以才准备将你偷偷送给西姜那个老男人?”

李娇惊讶了瞬,但还是开口打断:“不是夫人,沈柔只是侧室而已。”

燕寒时见自己猜测的是对的,眼底的暴虐再也无法抑制,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

无论李娇与他之前有过怎样的恩怨,他都无法忍受她属于旁人,且还是一个无能又猥琐的老男人。

声音都透着股森然冷意:“要不要我帮你,把沈氏给解决掉?”

延伸阅读

纯姬化妆品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zuq.shtml
纯姬化妆品隶属于广州三大博优贸易公司,是一个由一群有活力、有激情、有专业知识和丰富经

哇嘎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pmj1.shtml
哇嘎渔具总部是其他垂钓用品、鱼竿、漂盒、主线盒、钓箱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HaotianWen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n8cj.shtml
HaotianWen女装以丰富饱满的品牌风格,欧美高街风,亚洲甜美风,当季潮流风,通

弘盛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pnrj.shtml
弘盛窗帘拥有自己的布料织造、布料印染到成品制作完整的产业链,会给客户带来更好的增值服

真悦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y914.shtml
真悦翡翠玉石是纯银、金镶玉、晶美金、水晶、珠宝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鸿宇复合材料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p42z.shtml
鸿宇复合材料有限公司,历经几年的发展,已经不断壮大。多年来,我厂严格按照现代化企业模

尚达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aqbk.shtml
尚达汽车香水经销批发的汽车香水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大华干洗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gypa.shtml
公司简介本公司创建于一九八九年,一九九九年更名为枣庄市大华干洗服务有限公司(原大华干

嗖嗖身边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g357.shtml
项目基本资料扫描上方二维码嗖嗖身边品牌介绍1、嗖嗖身边是什么?嗖嗖身边是一款智能匹配

奥尚加盟  http://www.nanobionexus.com/ynmz.shtml
奥尚是上海庄乐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旗下的重量级洗衣加盟连锁品牌,现有奥尚高质洗衣,奥尚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主角属性被发现了青锋谁染血?

    接下来的时间,任逍遥都是在家闭关苦修内力,因为他的剑法在段时间已经有所成就。他仿佛是剑道天才,《无名剑经》也是一学就会,一学就精,短时间就也大成了,也正是因为剑法大成。他才知道这《无名剑经》原来叫做《青莲剑歌》,乃是有着诗仙之称的青莲居士李白的成道剑法,唯一缺少配套的功法《白首太玄经》。剑法大成之后

  • 与太宰治殉情是种什么体验在线阅读第八章

    吵杂的操场,挥汗如雨的球员们,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这一刻在彦文的心里变得异常地安静。他在努力地调节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复杂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随着一声哨响,比赛继续进行,此刻,彦文突然感到奔跑的同学们速度突然慢了下来,他变得异常灵活,及时地补位,踢墙式过人,精彩的人球分过。面对扑向自己张牙舞爪的门将

  • 星际文明之机械进化在线阅读第9章

    不一会,从教学楼里出来几个老师,为首一人是个有些秃顶,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手里拎个喇叭。来到操场前方一个一米高的小平台上站好。秃顶的中年人拿起喇叭,“喂……喂~~!”感觉声音还可以,咳了一声说:“各位同学大家好,这个,我是本学校的校长,啊。在这里代表全校的师生欢迎大家能加入本校这个大集体。那个那个,

  • 小樱花在线阅读是翎儿的人呐

    “你放开她!”北堂奕稍不留神,就让刺客钻了空,早有人把刀架在洛菲菲脖颈,想要强行就将她掳走。南宫翎看在她和洛菲菲勉强算是半个老乡,而且这个洛菲菲似乎在北堂墨染的计划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两个“除你武器”甩出去将刺客打出好几米——其中一个狠狠地砸在了大约五米外的地上,另一个则是砸在了两米外的树上,硬生

  • 这个王妃我要定了在线阅读第5节

    【你不爱我了,你都不往我的咖啡里加胡椒粉了。】陶若若正在自己的位置上整理文件,就听到总裁办公室那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声音似乎还不是一个人,透过半拉的百叶窗往里边一看,朱亮正带着一个面容严肃挎着背包穿着白大褂带着助理的中年男人焦急地往里面走。医生都来了,这是出事了?那屋子里,除了朱亮就只有总裁

  • 穿越总局路人部在线阅读第7节

    要说陶生是什么时候发现乔织不见的,大概……就是起床的时候。乔织睡在隔壁房,陶生早上起来去叫她起床,却房里已经没人乔织的人影了。陶生在房子里找了一圈,又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乔织回来,她这才打电话通知任江牧。“她是不是出去早跑了?或者是去买早餐?”任江牧在电话那头忍着不骂陶生,但是那语气连陶生都听得出

  • 权臣的自我养成在线阅读第一章

    万物终有始,终却未知何时来。——“您好!快递,请问是治孤儿先生吗?”看着面前笑容满脸嗓门贼大的快递小哥,开门出来的青年头发微卷,下坠的眼帘看上去是一副刚睡醒的没精打采的模样,用有些冷淡的眼神看了快递小哥一会儿后,平静的开口道:“首先,我姓冶,冶炼的冶,中间是沽,沽名钓誉的沽,其次,麻烦能别图嘴快就忽

  • 网游玄幻之龙帝凶残狠辣

    两日之后,朱文把练气期后期修为稍微巩固之后,就迫不及待起身离开了住处。其一路行走在宗门山路上,时不时的碰见几名普通弟子,走了半柱香功夫,终于来到一处巨大广场上,广场内有着六个巨大高台,而在广场边缘处有一座四层宝塔建筑,而宝塔大门处的牌匾上写着传功塔三个烫金大字。此时在广场上高台上,有着好几位同门弟子

  • 全能帝妃之章 宫苑深深

    “看你衣服都湿透了,我去拿我衣服给你换。”“不用麻烦。你给我倒杯热茶即可。”“怎地就麻烦?我们刚进宫在掖庭学规矩时,你可曾嫌我麻烦。”红梅说着遣了小宫女去倒茶,又亲自回寝房拿了自己的外衫,给香翠换上。看到香翠偶尔皱眉,关切地问道:“你怎地,不舒服?”香翠脸色微红,“只是刚巧有月事,偏淋了雨,身子有些

  • 喵生为何如此艰难[快穿]第二章

    一路上话不过十句的大哥终于把我们拉到了公司办公楼门口,车窗外已经有一位年轻的男子等在了门外。临下车之前司机大哥再次开了口。“你们先报道,等会报道完了我再接你们去宿舍。”“好,谢谢师傅,辛苦了。”我跟着其他三人一起下了车,一下车空气里弥漫着青草的香味,公司的围墙外满是随风摇摆着绿叶的甘蔗,一眼望不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