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bARpIW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6bARpIW

网游之被美女倒追的人生之第七章

作者:墨蓝贝 来源:17K小说网

欢喜的龙山外急匆匆的跑入食堂,刚好撞见兰添,“三师哥,师尊让我们都去竹林下吃果子。”

兰添笑道:“好啊,那我去帮你叫画竹他们吧。”

“好的,有劳师哥。”

“无妨。”

龙山外再往里一瞧,雁书归正在那不紧不慢的喝着凉茶,他并不想叫雁书归,但不不敢违背师尊的话,便站在门外冷冷地道:“喂!师尊叫我们过去。”

雁书归抬起两条长腿,侧过头勾唇笑道:“喂?小师弟现在人大了,礼数却越来越不懂了。”

“爱去不去,我走了。”

龙山外不想和他多费口舌,刚转身,雁书归就追了上来,还故意拍了他的脑袋,龙山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雁书归厚颜无耻的龇牙咧嘴,猖狂得意让龙山外一阵恶心。

他的大师哥,着实让人讨厌。修仙界上下,若是有个最令人厌烦的野榜,雁书归名副其实位居第一。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林壑清面前,七个师兄弟算是凑齐了。

林壑清眯着眼笑道:“都坐着吧,站着多拘谨。”

“多谢师尊。”雁书归为师哥以作表率,便第一个坐下,且坐在了林壑清身旁,一手撑着脑袋,歪着头两眼放光的盯着林壑清。

雁书归跟着其他师哥坐下,小声嘀咕:“不知羞耻!”

他不经意翻了个白眼,刚巧被雁书归瞧见。雁书归得了道,嘴唇一瘪,眼眶一红,勾着师尊的衣裳道:“师尊,你看,小师弟凶我还翻我白眼。”

龙山外不可思议的看着雁书归演戏,即便对他厌恶但也忍不住称奇,何来的这般好演技?

林壑清眯着眼苦笑:“书归,别总和你小师弟胡闹。”

雁书归盯着那盒果子点心道:“师尊,徒儿可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人。其他师弟,你瞧见徒儿招惹吗?还不是小师弟人小有脾气,徒儿才和他犯冲——”

林壑清拍了拍雁书归的脑袋,笑道:“就你说的有理,你真当为师眼拙吗?”

雁书归笑若春风:“那师尊既然看破了,不若让我和师弟分开,我搬来跟师尊一起住可好?”

龙山外就说雁书归怎么徒然告状,原来又是别有居心。

林壑清心慈仁厚,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不过好脾气却很有原则,他笑道:“不好。”又推开雁书归道,“你们七个师兄弟无亲无故,除了彼此,世上再无更亲的人了。莫要总是争吵,以免吵伤了和气。”

“我们寄老峰不同于其他宗派,为师又只是个散仙,也没有什么宗派宗旨。但今日我有一言,你们须得时刻记在心中。”

“寄老峰七兄弟,相亲相爱一家人。”

雁书归被师尊这质朴简单有内涵的话弄得哭笑不得,“师尊,你这还不如叫‘寄老峰有七个瓜,一根藤上的葫芦娃。’”

林壑清听了皱着眉头寻思了一下,“嗯——这个好似也不错,倒比为师那个好记。要不你们就记你大师哥所说的?”

兰添等人憨笑道:“师尊,我们还是记您说的吧。”

雁书归方说的本是自己一句戏言,若真被师尊换了用岂不丢人,赶忙道:“师尊不了不了,还是你的好,你的好。”

“那好吧。”

林壑清点了点头,打开了点心盒子,里面各个分出八个精美小格,摆着各色不同点心果子,全是来自修仙美食第一的滕章阁。

内有六点心,二果子,个个精美。点心有螺蛳状的酥油鲍螺,做成荷花状的芙蓉绿豆饼,裹着红糖以蜜枣糯米做成的红糖蜜枣糕,紫薯泥和着冰糖做成的紫薯糕,白润清香的菱粉糕,还有一个个小方块形的香甜雪花酥。果子有甘香爽口的蜜金橘,还有裹上糖粉圆润润的糖粘子。

虽说不是多奢侈的点心果子,但做工精细,色香味皆为上等。落棋喉间吞咽了一下,林壑清看见道:“落棋可是看中了哪个?”

落棋喜甜食,但他们寄老峰素来清贫,很少见到甜点,便忍不住红着脸道:“师尊,我瞧那蜜枣糕很香甜……”

林壑清和蔼的笑了笑,拿出蜜枣糕一格放到小桌上,慢慢推到落棋面前:“嗯,吃吧。”

落棋羞羞的接过蜜枣糕:“谢谢师尊。”

雁书归见了也故意咽口水装作很馋的模样:“师尊,我想吃蜜金橘,酸酸甜甜的肯定好吃。”

“嗯,这个给你。”林壑清大方的将装有蜜金橘的格子拿出给了雁书归。

雁书归高兴的捻起一个蜜金橘塞到口中,“嗯!师尊赏的就是好吃!”

龙山外看着雁书归嘚瑟的模样心里就不爽快,不过目光还是暗暗地瞥着盒中那格糖粘子。

不过龙山外心想着还是等师哥们都选完自己再选吧,便一个人坐着慢慢等着。花染不爱吃甜食,便让兰添先选,兰添选了紫薯糕,说是紫薯味美且能饱腹,挺好。

谁知花染在旁边冷冷淡淡道:“忌单吃,多食会腹胀放屁。”

说罢,几个师兄弟都悄悄笑了,林壑清也忍不住笑道:“阿染总能这么一针见血。”

兰添愣在一旁苦笑,不知要说什么。

花染突然又道:“师尊,我可以吃芙蓉绿豆饼吗?”

“当然能呀。”林壑清将芙蓉绿豆饼递了过去,花染接了格子放在桌上,推到兰添那边沉声道,“可以搭着吃。”

兰添温柔一笑,“谢谢二师哥。”

旋即画竹和听雨又分别选了菱粉糕和雪花酥,各自也都满意。

余下就剩下了酥油鲍螺和糖粘子,雁书归旁的记得不清,但师尊的口味喜好却是牢记着的。他知道师尊喜酸甜,便自己也选了酸甜的。这下刚好剩下糖粘子,可不就是为师尊留着的嘛。

雁书归笑着将糖粘子放到师尊面前道:“师尊,小师弟爱吃甜的,糖粘子就归你,酥油鲍螺就归小师弟好了。”

林壑清看向龙山外笑道:“阿龙,可是喜欢吃甜?”

龙山外再眼馋糖粘子,也不想和师尊去抢,他恨不得将他所有的最好都给师尊,哪里会不顺师尊的意,懂事的点了点头道:“嗯,我喜欢吃甜的,这个正好。”

“嗯。”林壑清将糖粘子那格放回盒子里,抱着盒子回屋去吃,走时道,“师尊无能,能给你们的只有这些。你们师兄弟互换着吃吧,可莫要打闹。”

“嗯!”

雁书归嚼着蜜金橘目送着林壑清回屋,越发沮丧:“哎——师尊吃个果子都不让我瞧见,也不知师尊吃果子是个什么样子?”

花染道:“反正是你看不到的样子。”说完丢下芙蓉绿豆糕一个人走了,看样子要去山下采药了。

龙山外盯着酥油鲍螺,并不想吃,一直没有动手,可雁书归见了便拿过酥油鲍螺没皮脸的笑道:“啊!师弟不吃正好,师哥们帮你吃吧。”

龙山外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随你的便。”便扔下酥油鲍螺一个人走了。

雁书归的手僵了僵,他不知他这小师弟突然来的哪门子的闷气,居然这么冷冷冰冰的就走了。

他问着其他师弟,指了指龙山外的背影道:“我又惹他不高兴了?”

几个师弟摇头,他们也不知小师弟生了什么气。

雁书归盯着酥油鲍螺郁闷道:“难不成抢了他的他不开心了?”

兰添道:“兴许是的。大师哥你还是给小师弟送过去吧,这毕竟是师尊给的。”

雁书归撑着脑袋,蹙眉想了半天,犹豫着要不要给龙山外送去。

这边龙山外一人提着雁翎刀去瀑布下练刀,心情不爽就连刀练得也不爽快。最后干脆不再练刀,搬来磨刀石,在瀑布底下细细地磨起了刀。

遽然身后窸窣响动,龙山外默默回头看去,一个白衣窄袖的男子坐在壁上凸出的岩石上,乌发高束,眉眼如画:“巧呀师弟,磨刀呢?”

“不关你事。”龙山外别过头又磨起刀来。

雁书归手里捻着片竹叶道:“怎么不关我事了。答应陪你练刀的,我可不会食言。你现在把刀磨得这么亮,师哥我倒有点怕怕——”

“呵。你会怕?”龙山外觉得好笑。

雁书归从山壁上跳下,背上长剑出鞘,剑锋指向龙山外道:“来吧师弟,师哥今日陪你打。”

“嗤嗤——”龙山外并没回应,四下安静的只有磨刀声。

雁书归放下剑诧异道:“你怎么了,好端端的连话都不和我说了?”

龙山外道:“师哥请回吧,我要磨刀。”

雁书归挑眉道:“我不走,你为何不理我,跟我说了我再走。”

“那你就在这呆着吧。”龙山外将刀放在水里冲了一下,提起磨得瓦亮的刀,准备上山。

雁书归看他的脸色,便知气的不轻。又跟上去绕到龙山外面前,突然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弯眼笑道:“好了,师哥不跟你抢东西了。这里面是酥油鲍螺还有我的蜜金橘,都给你吃好不好?”

龙山外怔了怔,还是接过了雁书归给的东西,细细地放到怀里,微微撅起嘴道:“本来就是我的。”

雁书归使劲揉了把龙山外的脑袋:“臭小子,现在还学会生师哥气了。我看你是欠打。”

龙山外举起刀咧嘴笑道:“来啊!打一架试试!”

雁书归粲然,眸若灿星:“奉陪到底——”

延伸阅读

混子成神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piaobaobao.cn/swom.shtml
“极魔……”顾辰心里反复默念着,看着熟悉的两个大字,心中泛起了一些波澜。《极魔》是顾

向往的生活之超神宠爸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piaobaobao.cn/b1kr.shtml
鲁世亨一击不中,许显纯的四大护卫纷纷围了上来,而林秀英,干智,莫欣,许不凡诸人也先后

修仙从生发开始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piaobaobao.cn/uqh5.shtml
因为今天卫容回来,卫老爷子和卫叔叔都很高兴,晚饭做得很丰盛,饭桌上难得热闹。老爷子慈

未来科技当大侠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piaobaobao.cn/ptmx.shtml
“好吧,你说吧,你到底要什么?”我只能退步。齐世坤张张嘴,没说出什么话来,自嘲似的笑

锻体千万次的我无敌了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piaobaobao.cn/yto5.shtml
当年木和楠刚从青阳市搬到悠怩市,青阳市是二线城市,生活品质都很好,但因为他们家惹上不

霹雳江湖之雪落莲香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piaobaobao.cn/dsjp.shtml
我害怕的逃跑了,穿上自己的外套,现在,我已经不在感觉到饥饿,而是充满了力量。我慌慌张

图灵密码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piaobaobao.cn/yu35.shtml
言叶低咒一声,果然还是迟了,都怪这个该死的乞丐,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自己也不会迟到,

男票跟我长一样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piaobaobao.cn/xsjq.shtml
“看来,今晚有雷!”苏夜“砰”的一声就关上了车门,抬头眺望了一眼海湾公园上那乌云密布

荒域神主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piaobaobao.cn/dyy6.shtml
时随拿着盆栽跟着白千并排走着。“你应该不着急回家吧。”时随看着他,“嗯?嗯,我弟弟不

血罪天意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piaobaobao.cn/6063.shtml
碎裂的木片被仔细用绳子捆住,一点点吊到屋顶上。屋顶上破裂的洞逐渐被填补整齐,直到再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副本BOSS一见钟情之演讲课

    络卿虽然之后再没打扰过夏惜禾,但不得不承认,夏惜禾的心被他彻底扰乱了,老师在上面说的话,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一上午的课,终于在一道铃声后结束,所有人陆续离开教室。“那么夏同学,明天再见了。”络卿朝着夏惜禾微微一笑,仿佛两人是多年的挚友一般。夏惜禾警惕的看了他一眼,抿着嘴没有说话。络卿对夏惜禾的反应

  • 不归天在线阅读第9章

    “小家伙,你很关注你那个后桌嘛。”切原清奈抬手拍了下杉本月白,揶揄道。“嗯,精市君是我的邻居。”杉本月白平淡地回应了切原清奈,并没有将放在幸村精市身上的目光收回来。“这年头的少女都这么口是心非的吗?”切原清奈煞有其事地仰面望天,叹着气道。杉本月白深吸一口气,侧首看向切原清奈,说:“今天社团招新,作为

  • 漫威之我的英雄学院在线阅读第四章

    炎寒松了口气,心中有点感激那位长老。趁着师傅被拖住的时刻加快速度逃走!师傅炎明见他邻居被吵醒了,笑着道了一声歉,将他推回了屋中,然后以闪电般的速度向炎寒逃的方向追过去。然而此时炎寒已经回到了自己屋中,此时正在床上透过窗户偷瞄他师傅呢。既然师傅和炎星不想让他知道真相,他自然不想被他们发现。他师傅居然能

  • 来者不善第6章在线阅读

    而凌宇则是跑到了雷恩那里,原著雷恩被咬了,这是个刷分的地方,凌宇赶到时,一只丧尸正趴在雷恩身上,凌宇赶紧将他踢开,“使雷恩不被感染,奖励奖励点1000点,D级支线剧情一个。”“快停下,不然开枪了。”雷恩大吼到。“开枪吧,我不觉得这样了还像是人类。”凌宇淡淡的说。说完雷恩就开了枪,可枪对丧尸完全没用。

  • 慕夜在线阅读第九节

    上次说道洛星雅她们在回来的路上收到了其它位面的邀请,这个邀请是在十五年后去往一个还没有诞生灵智的小位面。在洛天宇出生后,洛凤霞她们开始清理天乾帝国国内一些家族和亲近宗门那边的人。而三个虚灵除了洛星蕊要经常回天宇位面去传授各种知识和修真秘籍,并且发展科技,创造各种智能生命辅助她的管理。其它两位虚灵则留

  • 战逆八方第6章在线阅读

    萧墨卿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起身向外走去。只见门口停着一辆宾利慕尚,萧峻熙从车上走到萧墨卿面前到“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晚上今晚有些冷,也不知道拿件外套。”嘴上说着,手却是脱下自己的身上的外套给萧墨卿披上。这一幕在她们自己眼里看来没什么,无非是哥哥担心妹妹。可到了某些人眼里却不是兄妹了。更何况这哥哥还是

  • 被男神圈养的日子在线阅读风波

    风明宇在前面向兰悦悦待的方向走去,因为对方性格的关系,她一直待在最边缘的角落里闭目冥想,不想参与到这种满是虚假嘴脸的宴会上。许辰和风明宇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避免惹人注意。就在许辰走到大厅西南一侧的时候,忽然见到一个身穿深蓝礼裙的女人走了过来。对方长着一双大眼睛,长发披肩,颈间带着一串宝石项链,眉宇间满

  • 花成蜜就第3章在线阅读

    管家无辜,分明是你让我带进来的,可又不敢明说,默默的回厨房洗水果。深秋的夜晚很冷,林初一抱着身子坐在别墅门口一个劲的哆嗦。脚下是一地枯黄的枫叶。橘黄路灯下,映射出冷白的雨丝,细细绵绵的,很快就成了瓢泼大雨,一颗一颗的打在女孩瘦弱的背上。林初一躬着身子,躲在树下将书包里的书一本本拿出来,然后将音乐盒放

  • 天地五色在线阅读第四节

    当银古终于跋山涉水到达了森林里的小木屋、看到了那个站在玛丽苏身后一身小碎花的瞎眼卷毛帅哥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我知道这位帅哥眼瞎,但是仗着人家看不见就给人家穿你喜欢小碎花,这可怜的男孩子知道吗?半路给他传讯需要两只义眼,原来是给他用的吗?说实话,要是非得给他穿小碎花的话,还是让他瞎着比较有益身心健康

  • 斗鱼之时空快递员第二章在线阅读

    “老爹,海上有个东西在往我们船上跑过来,好像,好像是个人?”海贼船上的船员报告道。“人在海上跑?”一名留着月牙型胡子的人走了出来,感兴趣地往船员说的方向看了过去,如果沐幽仔细看一定会认出来,这人便是以后的四皇之首,新世界的霸主,白胡子。而沐幽也注意到了那海贼船上的人已经注意到了他,直接加快了速度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