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bARpIW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6bARpIW

都市玄幻之阅读成神在线阅读温水县第一富户

作者:大姐姐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有了钱自然就得先将五脏庙喂饱。

温水县唯一一家粮米店就在城中心最显眼的位置,门口连个牌子都没有,如果是不知道的人,找都找不见。冷峻是这里的常客,以前冲虚道长在的时候,治病救人骗来的钱,多半都送到了这里。走进粮米店,只有最里面一个谷仓引人注意。因为实在是很大,如果装满至少得三十石粮食。

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还能在这里碰见熟人。昨天晚上,县丞家那个替他们开门的家伙就坐在店门口喝茶汤。见到苏任和冷峻来,也感觉到有点意外。

“这不是冲虚老道的徒弟吗?怎么,又想来赊账?”那家伙的嘴还是很臭,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屎了。

苏任连忙捏住自己的鼻子,往后退了两步:“这你都知道!不过,今天不是来赊账的,今天是来买粮的。”

“买粮?带了多少钱?要想买粮先把旧账清了再说,我家主人说了,对你们老君观的人绝不赊欠一粒粮食。”

“这件事情很好办,说吧,我们一共欠你们多少钱?”

口臭兄冷笑一声,随手抓过身旁的几根竹简,弄了半天才算明白,看着苏任道:“不多不多,一共也就十二个钱,今天我做主免了那零头,只要你们给十个钱,想买多少粮食我们都卖。”放下竹简,一只枯瘦的手伸到了苏任面前,却把脑袋转到一旁。忽然间觉得自己的手心不断下垂,急忙转过脑袋,就看见苏任手里一把铜钱,正在一个一个的往他的手掌里面扔。

口臭兄脸上的表情变的很奇怪,从刚才的鄙视变成震惊:“你们哪来这么多的钱?”

“这个不用你管,这里一共十二个钱,以前的赊账全部还清,现在可以给我们卖粮了吧?”

冲虚老道治死了县丞家的小公子,就算和当地的地头蛇结了仇。本来口臭兄想以欠账为由,为难一下冲虚老道的两个徒弟,也好在自家主人面前为自己表功。但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人家竟然有钱,还有这么多的钱。话已经出口,就不好收回,翻了一下眼睛也就只能认了。

“你们想买多少?”

不等苏任说话,冷峻喊道:“十石!”

口臭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多少?”

“十石!”

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个年轻人,口臭兄的嘴巴大的都能塞进去一个拳头,呼出来的气就更加臭了。虽然这是粮米店,开门做生意就不怕买的多的。但是十石粮食不是个小数目。大汉是个自给自足的社会,这两年大家的生活宽裕了,买粮的是越来越少。他们这个粮店,去年一年也没卖出去十石粮食,没想到今天有人张了这么大的嘴,这可不是他能拿的了主意的。

口臭兄擦了擦脑袋上的汗,咽了一口唾沫:“你们等等,这么多粮食我的去问问主人。”

时间不大,在口臭兄的引领下,一个穿着丝绸外袍的中年人一步三摇的走进了粮店。此人约莫三十岁左右,长的方正,那张脸看上去很温和,绝不会让你和地头蛇之类的人联想到一起。常年吃穿不愁,让其体态丰盈,皮肤也泛着光泽,和店里的其他人相比,有种脱俗的味道。

“这就是我家主人,本县县丞刘先生,有什么话你们和我家主人说。”

那位刘先生认识冷峻,却没有见过苏任,咳嗽一声:“就是你们想买十石粮食?”

苏任点点头:“不错,老君观缺粮,今日准备多购一些,不知道先生有没有这么多粮米出售?”

刘先生一笑:“区区十石粮米还是有的,只不过听闻老君观处在深山,也没有什么赚钱的勾当,忽然间购买这么多粮米,不知有没有钱付账?”

苏任没有说话,一股脑的将袖口里面的铜钱全部倒了出来。五百钱可是一大堆,放在袖子里的确很重,提了一天胳膊都有些酸了。拿出铜钱,苏任晃了晃自己的胳膊,觉得舒服很多。

刘先生哈哈一笑,点头道:“有钱就好办,来呀,帮这两个小子出米。”

“慢着!”苏任伸手阻止了几个伙计的动作:“今日来买米只是其一,另外有一件事想和先生商议一下,不知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

这位刘先生刘文,乃是温水县最大的富户。城外的良田有三分之一都是他们家的产业。刘家从祖父开始就是温水县的县丞,已经历经三代,牢牢的控制着温水县丞的位子。根据坊间传闻,凡是温水县令无论出自那里,到温水县第一件事就是拜会这个县丞,几乎已经成了温水的特例。

这刘家不仅是全县唯一的粮米店店主,还是铁器,官盐,甚至桑蚕等好几个行业的领军人物。不夸张的说,温水的经济和财政大权就攥在刘家手里。刘家与县尉侯家并称为温水二虎,这两家好几辈都是通婚之家,在温水你可以不敬重县令,绝对不敢得罪县丞。

刘文使了一个眼色,口臭兄立刻明白,连忙招呼粮米店里的伙计赶忙出去,顺手将店门关上,自己站在门口充当起了守卫的角色。

“现在这里只剩下我们三人,有什么话可以说了吧?”刘文一甩自己宽大的衣袍,双膝一软跪坐在垫子上。

苏任却是盘膝而坐,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竟然是黑乎乎的一杯玩意,只闻了一下就想呕吐。完全和他印象中茶的味道有着天壤之别,实在是难以下咽。

强忍着口渴,咽了口唾沫润润喉咙:“先生就不想知道我这些钱的来历?”

刘文摇摇头:“赚钱有赚钱的门道,如今你我是在谈生意,我不是县丞,自然不会问及你们这钱从何而来。”

“好!先生倒也是个爽快人。”苏任伸出大拇指:“既然是谈生意,小子这里的确有一单生意,希望与先生一同经营,不知先生可有兴趣?”

“说说看!”

“先生也算是温水的首位大商之家,然先生似乎不懂经商之道,别的不说,先生这粮米店门口连个招牌都没有,平头百姓根本不知道这里出售何物,另外先生所做的生意对于升斗小民没有任何帮助,据我所知我大汉最底层的百姓占人口十成中的九成,这才是主要的购买群体,如果先生的商铺能卖些和百姓有关的东西,应该会赚的更多。”

刘文看了苏任一眼,没有说话。

苏任接着道:“我有意与先生合伙,用这五百钱作为引子,将先生的商铺开遍我温水各个村镇,卖一些下层百姓需要的东西,如食盐,铁器等,不知先生以为如何?”

冷峻再一次盯着苏任看。这已经是十二个时辰中第三次了,每一次冷峻对苏任都有一层新的认识,这一次更加让他惊讶。

刘文脸上还是那副标准的表情:“做生意的事情吾的确不懂,听上去是有些好处,可是我也记得我那孩儿夭折和你们老君观脱不了干系,别以为冲虚老道跑了我就会放过你们几个小子,想要借我的名声帮你们老君观挣钱,你觉得可能吗?”

“有何不可?”苏任道:“这天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只要先生在这个买卖中挣到了钱就行,我也没说不让先生为小公子报仇,只要先生找到冲虚道长,是杀是剐那也是先生的事情,至于我们几个小子为了生存而已,先生也是读书之人,我相信先生不会干出欺负几个小辈的事情吧?”

“哈哈哈!”刘文哈哈大笑:“好一张尖牙利嘴,你的激将法对我没用,多说无益,吾与老君观的仇怨不是三两句话就能化解的,看在你们都是孩子,不与你们计较,买了米粮回去吧?”

再也不听苏任狡辩,刘文站起身走出门外。口臭兄很有眼力界的在刘文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打开了门,让过刘文,一伸手拦住苏任和冷峻:“你们两个小子,我家主人不与你们计较,别得寸进尺,还买不买米,不买赶紧走!”

“哎!”苏任叹了口气:“买!买米,给我们一石粮食就行!”

从冷峻的嘴里知道,温水县最有钱有势的人就是这个县丞刘文。昨天夜里苏任就想面见刘文,然后凭借自己的口才和两千年的见识说服这个刘文和自己一起经商,一定能在温水县风生水起。没想到吃了闭门羹。今天来到粮米店之后,看见口臭兄,苏任依然没忘记昨天的计划。人是见到了,谈话的结果却没有按照他的想象来。

冷峻拍拍苏任的肩膀。在冷峻看来,苏任一开始的确说的是生意,后来提到了冲虚道长,觉得这是苏任为了替冲虚道长和刘文之间化解矛盾。虽然事情没有成功,在心里他还是感谢苏任的:“算了,人家我们惹不起,也就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两人还在说话发愣。口臭兄已经麻利的将一石粮食弄好,对二人道:“好来,过来付账,一共五钱。”

冷峻这才想起,这一石粮食根本没有按照自己的计划来,一把拉住苏任:“真的只买一石粮食,趁着现在和县丞还没有闹僵,我们最好多买一些,免得到时候连吃的都没有。”

苏任摇摇头:“就算把这些钱全都换成粮食,也不够我们几个吃一辈子的,留着这些钱,钱生钱才是正理。”

口臭兄嘿嘿一笑:“异想天开,这钱还能下崽呀?”

苏任没有理他,对冷峻道:“相信我,不能坐吃山空,刚才我不是说了吗,这些钱就是我们的引子,迟早有一天,你我会成为温水第一富户。”

延伸阅读

鑫力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g5p7.shtml
广州鑫力叉车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从创立初起,公司就立志做国内叉车供应商。本着“

茶隐奶茶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qxs.shtml
茶隐奶茶作为一个鲜果饮品连锁加盟品牌,以独特的口味和新鲜健康的理念,得到了广大消费者

顺昌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yor6.shtml
顺昌厨房设备少售产品分七大系列,多个品种。服务客户包括学校、医院、酒店宾馆、企事业单

卡哇伊饰品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uyix.shtml
卡哇伊流行百货连锁店于2001年在江苏无锡创立。目前在无锡、宜兴、江阴、张家港、常州

绿翠坊玉器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u6xy.shtml
绿翠坊玉器加盟天莹晶润微,雪知剔透霜。光过通天日,碧波雨钰翠。”Zui是那一抹绿色,

五会作文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bzv0.shtml
山东五会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是一所面向中小学生的作文专业培训加盟机构。本机构不要求做

鹰田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g1ox.shtml
佛山市鹰田陶瓷有限公司位于“中国陶都”之称的珠江三角洲——佛山市,是一家专职打造人造

素氏化妆品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bh1g.shtml
素氏洗脸吧先于时代、优于时代、颠覆传统、改变未来——素氏洗脸吧。素氏洗脸吧隶属广州诺

哺恩奶粉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dcpi.shtml
哺恩奶粉伴随着宝宝成长的伴侣——婴幼儿奶粉,哺恩幼儿配方奶粉是上海钧乐食品有限公司根

小贝壳加盟  http://www.scottishancestorsearch.com/ae3j.shtml
小贝壳吸奶器总部品种齐全、价格合理;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本公司的产品在消费者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精要嫁葫芦娃[网游]第三章

    克里斯在环绕房子的花园里漫无头绪地走了一会,找到了萨拉:她坐在忍冬花屏风前面的一条长椅上,眺望着远处的葡萄山丘。克里斯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这个季节的花园里相当的冷,没铺坐垫的生铁长椅十足像一块大冰,但是克里斯还是感觉比坐在那个生着壁炉的房间里舒适多了。萨拉向他转过头来。“‘我的新娘,她爹和我’*的第一

  • 酒万里在线阅读修炼雷神诀!《上》

    看着已经被阴阳两色光团,清理的只剩下这枚魔龙蛋和自己背包的山洞。凌风微微吐了口气。“那些东西很值钱吗?五千年了,他们还在乎这些垃圾?!”说着话不禁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有放在自己面前的笔记本背包。凌风并不知道,魔龙碎体后剩下的鳞片和骨骼对阴阳来说可是可遇不可求的炼器重宝!这也是凌风接触雷神诀炼器篇

  • 非诚勿扰在线阅读第六节

    火红色的花犹如火焰一般,开在脚下。满眼的红色染红了我的裙角,自下往上,像是逐渐吞噬一般,将我的白裙染成一色。突然间,像是受到召唤,我扭过了头,看见了另一个我。应该说是真正的原绪穗。少女一头黑色的长发,白色的裙摆微微扬起,翠绿色的眸子里溢满了悲伤。我张开口,却发不出声音。她站在一片白色的花海中,站在与

  • 妖孽不孝之初到火影

    时间2011-2-122:57:12字数:3820在一片广袤的森林里,突然跳出一只巨大的红色的狐狸。仔细一看还有九条尾巴,全身红色,可以用肉眼看出是一种巨大的能量。突然九尾妖狐对着前面的树林张开嘴,嘴里形成一个能量球,一口吐了出去,前面的树林就像是被现代的坦克开了一炮样全部化为了灰烬。这时四面八方出

  • 天行九歌秦时明月之莫欢在线阅读第八章

    平静下来的水面伴随着大蝎子巨鳌的快速出击,如同被激光分割开来,在水面上形成了一道深深的沟壑!措手不及的的莫星尘根本没有机会将大蝎子这一招考虑在内,在莫星尘的常识中,蝎子虽然最危险确实是鳌针,但是蝎子鳌针的攻击距离根本不可能超过自己的体长,但是眼前这只‘大蝎子’却完全让莫星尘颠覆了自己的自信!莫星尘将

  • 重生之美好时代第一章在线阅读

    **区大神闻峥和一个新人主播在一起了。那……季维要怎么办?这条消息以惊人的速度迅速传遍了整个B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以至于季维刚刚登上账号,就看到了无数条充满同情的评论。【克苏鲁之眼】没想到闻峥也是看脸的人,那新人我看了,真心长得好看,唉,维维别哭,他声音不如你好听。【月总】cp粉心都碎了,明眼人都

  • 因材施撩苏醒

    “血杀令,上峰竟然动用了血杀令。难道古炎龙群落又出现了什么异数不成,古炎龙啊古炎龙,没想到十年以后老夫再次接到斩杀你子孙的命令。”一座血红色大殿内,一位脸上带着红色面具的男子看着手中的令牌摇头叹息道。隐秘金殿共有三道杀令,分别是血杀令、必杀令、绝杀令,与旗下分设的三个分殿:血杀殿、必杀殿、绝杀殿相对

  • 心瘤在线阅读第三章

    “太棒了!”辛林对周子牧称赞道,“我就知道你上场了我们就能进球了!”周子牧笑道:“还落后两个球,别高兴得太早,我们再加把劲儿。”“恩恩。”辛林点点头,现在他的心中已经把周子牧奉为一尊大神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校体育队教练在体育队的队长,也是主力中后卫张元的耳边敲敲地说些什么,想必是在安排重点盯防周子

  • 谁叫我是鬼!上来,我背你

    “小师妹,你是在小看本师兄的实力吗?想也不想的,纪御辰便率先跑上楼去,“快跟上,你要是认输的话,这一辈子都得喊我师兄,如何?“你做梦吧?想让她喊他师兄?有这可能吗?根本就不可能嘛!沈欣若收回神,也快步追了上去.10楼……15楼……16楼……果然还只是个6岁的小女孩啊,纵使她的意志力再顽强,也不得不承

  • 天下第一庄慈母的抉择

    洗漱完毕,吃过早饭。李柯心情有些沉重,他想要去看看二狗子,毕竟他是自己在这个年代里,唯一的一个朋友。二狗子的家在村口。只有两间茅草屋的篱笆院里,此刻正被一股浓郁的草药味笼罩着。李柯皱了皱鼻子,站在了门口。再往前便不行了,因为院外有两个身着铠甲的兵士正守在门前。自从有了李柯母亲拼死护子的先例,衙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