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bARpIW
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6bARpIW

总裁他不高冷之第三章(3)

作者:玉钗斜簪 来源:晋江文学城

林淑蓉八岁之前并不姓林,因为那个时候,她的生母陶艳娥只是生父林世榛的一个外室。

若不是林夫人知道了陶艳娥的存在,让林世榛将她接进门来,林淑蓉这辈子,都只能跟着陶艳娥,做着见不得光的外室的女儿,日后不是做妾就是做外室,重蹈母亲的覆辙。

但是那个时候,林淑蓉的日子却是快活的。

那时候,林淑蓉有母亲,有生父不明的哥哥陶永安,尽管身在市井,可一家人过得很是畅快。陶艳娥虽然是外室,可是性格却是温柔的,对林淑蓉总是和颜悦色;比她大九岁的兄长陶永安一直都保护着她宠溺着她。

如果不是林世榛一时想起要将陶艳娥纳入门中,陶永安也不会因为不想成陶艳娥在后宅的拖累而离开。他毕竟不是林世榛的儿子,在林家,只怕身份尴尬。

陶永安走的时候,林淑蓉——那个时候还叫做陶蓉蓉——抱着他哭得稀里哗啦。陶永安也红了眼圈,好容易哄着她,才终于能脱身离开。临走的时候,还被她追上来,强行将她攒了好长时间说要去给自己打一支头钗的一两三分银子塞到了他手中。

对当时的陶永安来说,那是来自妹妹最深切的关心。

洛成在听到林淑蓉叫出“陶永安”这个名字的时候,一时之间分不清,自己听到的声音到底是错觉还是真的听到了。

这个毒杀了夫家全家的女人,怎么会是主公的妹妹?

陶永安轻轻地“嗯”了一声,叫一声“蓉蓉”。

这两个字落在林淑蓉耳中,之前一直微笑的她眼泪顿时落了下来。就算听到何良义要贬妻为妾,就算从正房被赶出来丢到仆人房,就算听到消息要去给姚家小姐做菜伏低做小伺候她吃饭,都没有动容过只是沉默的林淑蓉在这一刻抛弃了所有的矜持与礼仪,不顾陶永安身上的重甲与周身冷冽的气息,扑过去抱着他大哭起来。

这个时候,她不是京城里那个温和有礼的林家女儿,也不是何家进退有度的当家夫人,更不是面对着洛成悍不畏死的林淑蓉,她只是陶永安面前的妹妹,十年前依依不舍拉着他的袖子不让他走的陶蓉蓉。

陶永安的眼眶也不由得微湿,反手抱着她拍了拍她的背。

背后一群人的脸色古怪异常,各自交换着眼色,却沉默着没有人出声。

好一会儿之后,林淑蓉才冷静下来,从陶永安深身前退开,抹去了眼泪,唇角上翘,竭力露出一个微笑:“哥哥,对不起,我失态了。”

陶永安一笑,笑容略有些僵硬:“无碍。”停一停,他说,“在我面前,你可以不用管什么礼仪。”

林淑蓉的笑容真切了一些,她对陶永安身后众人屈膝行礼,随后转身对洛成道:“洛将军,对不住,我不知道你是哥哥的……朋友,所以让你受罪了。”

她抬头去看陶永安,道:“哥哥,美人泪的解药,我手上当初被赶出来的时候只留了一瓶。可方才已经给了这何家的下人。如今倒只有我原来的妆奁盒子中有……哥哥和我一同去,好吗?”

陶永安点头,大步往外走,临走前丢下一句:“何家与姚家,没有必要再留人。”身后有人轰然应诺,自有人去结果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两家人。

出了门,林淑蓉与陶永安并肩而行,身后跟着陶永安的护卫。兄妹两人久别重逢,除了最开始的那一点激动,这个时候,居然沉默无语。

过了中门,陶永安忽地说:“那姚家女,我会杀了的。”林淑蓉一怔,随后抬头微笑:“嗯。”

这一句话之后,两人之间又沉默下来。

一直到了林淑蓉以前的房间,里面的东西居然还没有特别乱。林淑蓉从梳妆盒中翻出来一个不大的玉瓶,送到陶永安手中:“这个就是解药。”

停一停,她在陶永安伸手接过去的时候,叫一句“哥哥”。陶永安应一声,凝视她的眼睛,不说话。林淑蓉忽地就笑了起来,眼泪又流了出来。“哥哥,你回来了,真好。”

陶永安唇边泛起浅浅的笑,抬手擦去了她脸颊上的泪水。“以后没事了,”他说,“哥哥保护你。”

两人一同往外走,不一会儿,就回到了厅中,将解药给洛成喂下。

等洛成恢复过来的时候,陶永安转向了自己的手下:“善后事宜,可已经做好?”

见他开始忙,林淑蓉悄悄地往后退了退。

厅中四具尸体已经被拖走,唯有地上残留的血迹与空中的血腥味提醒着她这里发生了什么。林淑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若不是迫不得已,谁又愿意双手染满血腥呢?

不过,人们总是忘记,就算是兔子,也有为了性命,奋力与老鹰搏斗的时候。

一旦退无可退,狠下心来,林淑蓉就想要了何家所有人的性命。

左右不过一个死字。

她更关心,能拉多少人陪自己一起死。

只是,林淑蓉唯一没有想到的是,一心赴死的她,居然不用死了。她不仅没了后顾之忧,还有了一个值得依靠的兄长。可这个时候,林淑蓉却茫然起来,不做林家的女儿,不做何家的媳妇,单纯作为林淑蓉,她居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沉默地站在一旁,直到忙完事情的陶永安回过头来,扯动嘴角,露出一个不怎么自然的笑:“怎么不坐下休息?”目光落到她的脖子上,陶永安眼中闪过心疼,问:“是怎么伤的?”

林淑蓉猛然间从那种茫茫然的状态中回过神,对陶永安微笑:“没事,不过是一点瘀伤,过上两日,就好了。”陶永安抬手似乎要去摸摸她的头,随后又垂落下来:“我去让随行的大夫来给你看看。”

林淑蓉点了点头,被陶永安扶着在边上的椅子上坐下来,忽地想起一件事,又站了起来,道:“水井里被我下了药,虽说我已经将解药给了何家下人,可哥哥你的手下,不要误用了。”

陶永安眉头一挑,回头对身后之人说了一句,洛成踏进门来,行礼道:“主公,易县耆老业已齐聚,等候主公召见。”陶永安点头,安抚地拍拍林淑蓉的肩:“你在这边休息休息,等我回来。”转头看到洛成,他沉吟,对洛成道:“洛成,你就暂时,做蓉蓉的护卫。”

洛成的表情变了又变,最后低下头去:“是,主公。”

看着陶永安走出门去,背影消失在门外,林淑蓉产生强烈的不安,仿佛自己最后的依靠都已经失去,自己身后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她情不自禁地站起来,往陶永安离开的方向走了两步,一只手伸到面前,挡住了她的脚步:“林姑娘,主公有事暂离,还请您不要过去打扰。”

这个陌生又带着一点儿熟悉的声音让林淑蓉的理智迅速地回到身上,被教养出来的礼数制止了她继续向前,表情冷静下来。

“抱歉,”一双杏眸看向洛成,眼中的冷淡让他被声音所迷惑的理智回笼,眸子的主人浅笑,“是我唐突了。”

见她回到座位上坐下,洛成心中松一口气,随后为自己的失态而不安。他站到门口去,故意不去看被留在屋内的林淑蓉,眼神放空地想着自己的心事。

这次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自己的任务原本应该是完成得更加圆满的,如今中毒又被救,这种滋味,真是……

如果她不是主公的妹妹,自己可以将她要过来,然后……洛成想起林淑蓉的艳色,脸颊忽地发烧。偏偏,她为什么是主公的妹妹?遗憾从心底流淌出来,蔓延全身。

然后,他听到她似乎在说什么,他回过了神:“什么?”话一出口,他的冷脸险些绷不住,转过头去,心底略微有一点羞涩。

林淑蓉坐在那里,对着洛成浅浅地笑,道:“洛将军,还请您坐下,妾身有些事,想问问洛将军。”她低下头去,似有不安:“妾身与哥哥十年不见,想知道,哥哥之前的日子过得如何,想来洛将军是知道一二的。未知洛将军是否愿意为妾身解惑……”

洛成走进去,站在距离她最远的那把椅子面前,站了好一会儿,冷声说:“我不是将军。”在林淑蓉抬头的时候,他又说:“我叫洛成。”

林淑蓉只是微笑:“那,妾身……”洛成打断她的话,在椅子上坐下来,“不要自称妾身,你不是那种卑贱之人。你可以叫我洛公子,或者洛大哥。我今年二十二了。”

林淑蓉的笑意越深,低下头去说一声好。

等到洛成坐下,她开始问起陶永安之前的一些事。洛成虽然回答得冷硬,却没有半点儿隐瞒,然林淑蓉也从中窥得了陶永安过去的一些日子。

洛成是四年前遇到陶永安的。那时候,陶永安已经是军中大将,手下有不少人马,军中更有许多过命的交情。洛成被陶永安狠狠地揍了两顿,就对他服了气,心甘情愿地在他手下做事。

而从那个时候起,陶永安就已经是一副冷淡的面孔,平日连微笑都少见。

洛成也是学着他,才学出了这一副冷淡的脸。

两年前,陶永安就开始隐蔽行事,收买人心。大家都以为他要自立为王的时候,他却在一年前投奔了秦王名下,成了秦王手下的第一大将,如今帮着秦王开疆拓土,秦王已经许了陶永安一个异姓王的位置。

只是如今陶永安手下的人依旧习惯地叫着他主公,只是在外人面前略有避讳。

林淑蓉忍不住去问洛成陶永安私下的日子过得如何,结果对方却一脸茫然:“主公与我们同吃同住,何来私下?”

林淑蓉心中顿觉心酸不止。

正要多问一点什么,忽地门外传来少女娇声哀求,却被人听而不闻,一路推推攘攘地向这边推了过来,走到了门口。

林淑蓉抬眼看去,却见姚家小姐姚以晴被人押送着往这边走了过来。

延伸阅读

应届毕业生  http://www.fangpianqi.com/liat.shtml
1、根据公司技术需要、项目要求,承担或参与各类废水处理新工艺、新材料研发课题,进行新

健身教练  http://www.fangpianqi.com/6e81u.shtml
关于我们武汉冠能运动中心是一家集体育培训,俱乐部经营管理,体育用品营销为一体的大型体

库房打单员  http://www.fangpianqi.com/6p3mg.shtml
技能要求:会使用进销存软件。岗位职责:1.进销存软件出库单打印、快递单打印;2.订单

财经编辑  http://www.fangpianqi.com/ug7q0.shtml
工作职责:1、良好的财经编辑功底,能独立产出具有较高质量的各类型专题文章(重大事项解

行政人事经理  http://www.fangpianqi.com/6uzg6.shtml
岗位职责:1.建立和规范本公司的人力资源体系;2.主导全公司的绩效考核,根据工作业绩

电话客服(高端医疗)  http://www.fangpianqi.com/9wbb.shtml
岗位要求:1.负责接听客户来电,进行门诊所有医疗服务项目的预约;2.灵活处理病患的信

证券事务代表  http://www.fangpianqi.com/6wo9k.shtml
职责描述:1、协助董秘做好上市筹备及相关事务处理、跟进;2、协助董秘做好公司与董事、

市场总监/城市总/业务合作关系  http://www.fangpianqi.com/m24d.shtml
岗位职责:业务关系渠道拓展、维护任职要求:1、5年以上湖北省、广东省相关政府部门任职

产品研发(双休)  http://www.fangpianqi.com/6ox4l.shtml
职责描述1、负责公司聚醚等产品的研发;职位要求1、化工强势学科大学本科或硕士学历;2

运动控制应用工程师  http://www.fangpianqi.com/hgs.shtml
岗位职责:1、运动控制项目的编程与调试;2、基于运动控制器实现:点位、轨迹、同步控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州逍遥叹第6章在线阅读

    贾少杰揉了揉脑袋,迷糊的看了安保副队长一眼,眼神之中竟是迷茫。安保副队长却是一副跟贾少杰很熟的样子,“贾公子,我去给您到点水。”安保回头看了贾少杰一眼,然后继续出拳、抬脚,对着石磊噼里啪啦的打。贾少杰对着安保副队长淡笑了一下,“不用了。”站在贾少杰身后的一个少年狠狠的瞪了安保副队长一眼,“杰哥,我去

  • 梦三国之谁与争锋在线阅读第3节

    星期一的早晨,对(欺负)小孩子非常有兴趣的观月凌子,在答应了泉子姐姐不随便使用个性后乖乖入了园。但不使用个性?怎么可能。这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她的半身,她就连平时走路都会在全身附上一层密度极大的气屏,以此达到随时锻炼的目的。而早上和绿谷出久同时进行的体能训练更是如此,凌子甚至专门给绿谷做了两个空气负重

  • 他活在梦里在线阅读第七节

    云华听到这话,心中明了这十八年前的乞讨者应该就是这几日被杀的县令了。“逝者已逝,你还有自己的路,不要太执着仇恨。”云华轻语。“呵,自己的路,我哪有自己的路呢。”宮轻尘听到云华的话,只是唇角微微扯动,自嘲一笑,低垂着头看不到表情,只有泪痣在灯光下显得妖冶至极。“我干嘛跟你说这些,你可别觉同情我哦,说不

  • 三国外挂系统之流浪异空

    2111年,外太空,一颗小陨石带着一股神秘的能量突破大气层,撞落在撒哈拉沙漠中。陨石带来的神秘能量,一夜之间,让撒哈拉沙漠中的所有生物都发生了某种变异,身体变大十几倍,性情也随之大变,残暴至极。最起初并为引起人们的关注,在葬送了几批好奇的科学家后,才引起联合国的关注。为了不让事态继续恶化下去,联合国

  • 无限之我为空虚在线阅读第1章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像是繁密的蜘蛛网。天空中乌云压的很低,仿佛发了霉的棉花,阴沉沉地令人喘不过气来,空荡荡的街头上没有任何行人。伴随着一声刺耳突兀的刹车声,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了**会所门前。从车上下来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西装革履,梳着整齐的头发。身边两名黑衣保镖紧跟着他,警惕观察着四周。不远处的街角,

  • 漫威:我的技能有点怪灭世火凰(3)

    姬落情不知道的是,自己被系统强行下线之后,系统整整公布了十遍公告,那些一直试图上线的玩家无不充满崇拜之情,想知道这天不仁究竟是何方神圣,而且如此厉害的任务竟然不是等级排行榜上的任何一人呢?“醒醒!”不知道过了多久,姬落情感觉到有人在呼唤自己。睁开眼却看见自己的美女辅导员正坐在自己床上,含情脉脉地看着

  • 饕餮之群在线阅读第三节

    神盾局斯蒂夫·罗杰斯在浴室内洗澡,还哼着小曲儿,心情非常不错。看着镜子里这具完美的身体,1米88的身高、强壮结实的肌肉、英俊的脸庞、最重要的是本钱特别的足,斯蒂夫有点小激动和上一世那个1米70几的身高、平凡的长相、不出众的外表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斯蒂夫看着这么完美的自己,嘴角勾起一道邪魅的弧度,如果

  • 邵董捡了个豆子在线阅读第六节

    刘闯一脸不爽的盯着自来熟坐在沙发上的一对黑衣男女。“喂,我说两位,你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没经过主人家的同意,你们这样冒失的坐下来,不觉得很失礼嘛!”刘闯表示了自己的不爽快,拉过一张椅子,整个人瘫了进去,整张脸上写满了不爽两个字。杰斯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取下眼睛,用这审视的目光看着面前的这个被他们严

  • [综]我在平行世界当王在线阅读第2章

    表妹从小就是他的小迷妹,自从征得他同意后,表妹每本小说里都有一个为他量身打造的人物。但他从来不是主角。按表妹的说法,就算是甜甜甜甜文主角也会有些小磕小绊,更何况她是个虐文爱好者,她表哥就该是被捧在云端万人仰望,完美圣洁的存在,怎么能随便下场。当时他很尬,可表妹说的激动不已。这本文里的白月光人设,从家

  • 山海宝鉴黄沙微凉

    小珊的回答,陈尘宁彻底短路了。“你需要钱吗?”“嗯。”小珊应该算是认真的回答。“你小姨没给你零花钱吗?”陈尘宁问,芭比晚上没回来吗?”“不记得了?你不记得在哪儿认识她的?”小珊似笑非笑反问道。陈尘宁当然记得,小珊从洗衣机里把衣服拿给陈尘宁然后就钻进卫生间洗澡。陈尘宁穿好衣服环视这房间,小珊得房间里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