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bARpIW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6bARpIW

[天行九歌]美男计你扛不住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宝宝不懒 来源:晋江文学城

转眼间已是永乐八年正月,成祖命户部尚书夏元吉,辅皇长孙瞻基留守北京,接运军饷。自己带领王友、柳升、何福、郑亨、陈懋、刘才、刘荣等,督师五十万誓师北征。这是成祖第一次北征。

这天正是正月十五。

大清早,巩卜世杰就起了床,到祖先堂焚香叩拜祈祷,之后仔细查看了家里的旮里旮旯,要求手下把家里仔仔细细打扫的干干净净。

然后安排人再去几个百户家,叫他们再去各个要出征的士卒家看看,一来是通知,明天早上巳时大校场集合,午时吃出征饭,未时出发;二来再看看这些人家好有什么困难能帮的就帮一下。下午到阿妈屋子陪阿妈说了一会话,接下来找来儿子失伽查看他的学习情况,又看他演练了武艺,叮嘱他自己出征后,要好好听阿奶、阿妈的话,要主动承担起责任。失伽嚷着要随他出征见见世面,被他大声斥责了一顿。

晚上,巩卜世杰催家人们出去观灯。夫人做了两个小菜,烫了一壶酒,陪他在屋子里说话。

先是都不说话,三五杯酒下肚,巩卜世杰握住夫人的手说:“明儿我要出征了。”

“嗯!”

“阿妈年纪大了,还有病,家里就全靠你了!”

“知道!”

“你要好好管教儿子,——这小子善学有见解,身强力壮,武艺也不错,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你一定要严格管教!”

说到孩子,两个人的泪眼中都闪着光。

“你要操心好自己!你要时刻把我给你做的红裤带系上!听见了没?上了战场,刀剑无情,沙场血战,怎没有个磕磕碰碰的,你可要给我囫囵身子回来,不能少了一根头发!”

“知道了,你放心!”

两个人紧紧相拥在一起。

第二天,出征的士卒陆续赶到,在大校场汇集。巩卜世杰穿戴好盔甲,又来到阿妈的房间。马太太躺在床上,头发花白,脸色蜡黄,喘着粗气。两个丫鬟在身边伺候。

“阿妈——”巩卜世杰双膝跪地,泪落如雨,他怎么舍得离开阿妈!

“你站起来!这是干什么!我们一家世受朝廷厚恩,你托父兄功业受封为将,怎么能够以私废公?!况且死生有定,我不过偶感风寒,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再说,生死在天,上天若要我活着我就活着,若要我死我便死了,这有什么可怕的!男儿大丈夫当以国事为重,驰骋疆场,建功立业,你能做到这样,我死了也好瞑目!”马太太挣扎着坐了起来,“孩子们,扶我起床,我要亲自送出征的将士!”

午时时分,出征的将士列队完备。

李夫人搀扶着马太太在众人簇拥下来到队伍前。

“孩子们!今天你们要去扈驾远征了,我特来给你们送行!能扈驾远征,是你们的骄傲也是我们大家的骄傲!——你们看那面大旗上写的是什么?”马太太使劲地指着家门口矗立的旗杆上的杏黄旗,“是‘世笃忠贞’四个大字!孩子们,我们是大明的子民,现在国家有难,需要我们去征战,我们就该义无反顾,到战场上去建功立业!你们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呢,有我马老太太在,你们的父母,你们的妻儿都不会挨冻受饿!”

马太太停了一停,“来,上酒!给我们的好儿郎们上出征酒!”

全体将士无不热血沸腾,满怀壮烈,饮完出征酒,义无反顾地豪迈出发。

一路顶着凛冽寒风,巩卜世杰带领部下风餐露宿,铁马冰河自不用说。

三月,他们与明成祖带领的大军在宣府会合。

明成祖非常高兴,让巩卜世杰编入“三千营”。

原来明军京军分为三大营:五军营﹑三千营和神机营。五军营分步骑兵为中军,左﹑右掖和左﹑右哨五军。三千营由三千骑兵组成,却是明军京军中最为强悍的骑兵力量,他们在战争中主要担任突击的角色。神机营是京军的杀手锏,由拥有火器的兵士及随驾护卫马队官军组成,拥有“虎威炮”、“火龙枪”(骑兵专用火枪)、安南铳(抬枪)、“一窝蜂”(火箭炮)、“火龙车”(火焰喷射器)等多项火器。隶属该营的还有五千营。明成祖让巩卜世杰编入“三千营”,可见对他的器重。

与成祖带领的大军汇合,巩卜世杰和部下都非常高兴。大家兴高采烈,谈笑风生。等到黄昏时分接到成祖命令,安营扎寨,就地休息。巩卜世杰安排禄禄,火赤兔等宰杀了出发时带来的十多只羊,犒劳军士。

三月的北方,虽然天气早晚还有点凉,但春的脚步已悄悄来临,夕阳的余晖里,大地泛着浅浅的翠绿。一阵微风吹过,一缕淡淡的青草的清香扑入心肺,淡淡的青草清香中,渐渐掺和了煮熟了的羊肉的香味,越来越浓。

浓浓的羊肉的香味吸引过来一个人,他就是征西前将军郑亨。

“千户好!”郑亨走过来向巩卜世杰问好。

“将军好!”巩卜世杰赶忙向郑亨致礼。

“你们煮肉吃了?”

“是啊,今天和大军相会,大伙儿都很高兴。我让手下杀了几只从家乡带来的羊,犒劳犒劳部下。”巩卜世杰解释道,

“哼!”郑亨摇摇头,“你知道不知道,自出征以来,皇上没吃过一次肉!”说完头也不回走了。

皇上没吃一次肉?巩卜世杰闻言大惊。他看煮熟的羊肉刚出锅,命令部下赶紧盛了一大盆子,战战兢兢端到成祖的大帐!

“请皇上赎罪!”一进大帐,巩卜世杰立马伏在地上不敢抬头。

“怎么了?”

“陛下,我们杀羊吃了!”

“哦?”

“我不知道陛下出征以来没吃过一次肉。请皇上赎罪!”

成祖挥挥手,“你起来吧。我不吃肉,不是吃不到肉,也不是不想吃肉。五十万大军北征,军士长途跋涉,辛苦异常。军士吃不上肉,我怎么能吃?!”

“请皇上赎罪!”巩卜世杰头上冒出了汗。

“既然你已经煮好了,那就端上来,我们一起尝尝!”

巩卜世杰赶忙起身,恭恭敬敬端上羊肉。

“闻起来挺香的。”成祖取一块,咬到嘴里,“真香!真香!”

原来成祖一是长时间没吃肉了,二来巩卜世杰献上的羊肉也确实好吃,所以感到特别爽口。

“好吃!好吃!你这羊肉真的好吃。是我吃到的最好的羊肉。你这羊是哪来的?”

“陛下,我们从家里带来的。”

“说说你这羊肉为什么这样好吃?”

巩卜世杰赶忙上前介绍,“陛下有所不知,我的家乡庄浪川和西大通川中间有一片山大沟深的地方叫七山。这里放养的羊只喝的是天然泉水,吃的是碱柴、沙葱、还有一些野生的中草药,因此它的肉质极其细嫩、鲜美和还有滋补的特点。”

“好好好!既然是稀缺美味,那就让大家尝尝。”成祖命人请附近驻扎的各位将军都来品尝。巩卡世杰赶忙叫人把煮好的羊肉全部端来。人多肉少,虽然大家都只是尝了一块,但都赞不绝口。

“那就把七山赏赐与你,你吩咐部下好好放养些上好羊只,每年进贡来。”成祖含笑对巩卡世杰说。

“遵旨!”巩卡世杰起身领旨。

五月,明军进入胪朐河。前锋哨马到黄峡侦查,缴获敌数人,箭一枝,马四匹。成祖估计离敌不远,遂下令,渡河前进。看到明军威武而来,本雅失里不敢接战,向北逃向斡难河,也就是元太祖肇兴地。成祖激励全军穷追不舍,到斡难河畔,追赶上本雅失里,一鼓作气掩杀过去,大败敌众。本雅失里只得弃辎重牲畜,只率贴身七骑遁去。在这之前,本雅失里听说明成祖亲征,大惊失色,想与阿鲁台率众西遁,阿鲁台不从,于是君臣离心,本雅失里向西逃,阿鲁台向东跑。

成祖看到本雅失里远遁,不再穷追,随即命移师东征阿鲁台。这时已到盛夏,兵行沙漠,挥汗如雨,日间不便跋涉,只好乘夜东行。侦查获知阿鲁台的住处后,成祖便派特使持敕谕降。阿鲁台假意遵命投降,派数骑跟随特使前去复命,暗自率精锐偷偷跟在后面。成祖得到特使回来报告,不大相信。他即率人登高东望,遥见数里以外,尘土飞扬,差不多有千军万马,急奔而来,不禁大惊:“阿鲁台既说来降,为何带此重兵?莫非前来袭我么?”立即命令诸将做好准备,严阵以待。阿鲁台到了阵前,以为明军没有准备,就大旗一挥,纵兵进攻,成祖下令反击,于是,神机营的炮、铳、矢齐发,击中阿鲁台骑的马首,阿鲁台翻落马下,敌众大乱,亲信兵扶起阿鲁台,换骑乘马调转马头就逃,明军追杀过去,好似风扫落叶,顷刻而尽。

成祖以天气过热,收军还营,休养一日,即命班师。阿鲁台闻大军退去,又派残骑尾行,成祖正防他来袭,命巩卜世杰在哈喇哈严阵以待。阿鲁台果然派兵来袭。见到敌众气势汹汹来犯,巩卜世杰毫不畏惧,奋勇射杀十余人。敌寇不敢上前,团团包围,矢如雨下,巩卜世杰力竭战死,被敌寇乱刃分尸。

成祖听说巩卜世杰力竭战死,被阿鲁台部下乱刃分尸极为震惊,命明军四面围攻,将敌军士卒一骑不留,消灭干净。

战斗结束,明成祖命人四处寻找巩卜世杰尸骨。战斗异常惨烈,到处都是战死的将士,血肉模糊,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断头伤胸,惨不忍睹。众人搜寻数日,可就是找不到巩卜世杰的尸体。明成祖大怒:“我有如此用命奋勇杀敌的爱将,战死沙场,可竟然找不到他的尸骨,我们良心何在!找!就是掘地三尺,搜寻十里,也一定要找到巩卜世杰将军的尸骨!”遂命令巩卜世杰部下四处撒开,寻找巩卜世杰。

半个月过去了,部下这才在战场上发现巩了卜世杰盔帽。原来巩卜世杰扈驾出征,血战一个多月,未曾卸甲,甲胄头盔都有了锈斑,找到时其中已有禾苗生出。部下又寻得他的右臂,明成祖得知后,大为慨叹,命人准备上好棺木,盛了巩卜世杰盔甲、手臂以及遗物,派人护送回庄浪。成祖得知巩卜世杰长子失伽素有大志,智勇双全,现已经长大**,遂命失伽即可承袭百户职。

巩卜世杰战死的消息传到连城,家里人大惊,悲痛欲绝。

“阿妈——”李夫人跌跌撞撞扑倒马太太怀里,撕心裂肺大喊一声晕了过去。

马太太倒是非常镇定,安排人照顾儿媳后,立即把家人召集到一起,说道:“世杰随驾北征,屡立战功,深得皇帝看重,今不幸战死疆场,为国效命,为国捐躯,他是我们家的好儿郎,是庄浪的骄傲,也是国家的英雄,死得其所。他一定忠魂不灭,英灵长存!我们何必悲悲切切!大家准备,用最隆重的礼仪迎接世杰回家。”

“阿奶,我要去接阿爸回家!”失伽眼睛里冒着火,他发誓要为父亲复仇1

“好,去吧,代表我们一家人把你阿爸风风光光接回家。”

失伽穿戴好白衣白甲,给马尾,马鬃系上白布条,马鞍上铺上白垫子,带领百十号闻讯赶来的部下,前往河桥三岔路口迎接巩卜世杰灵柩。

远远看见护送灵柩的队伍出现,失伽等跳下马背,跪倒在大路上。

“阿爸!阿奶让我接您回家啦!”失伽咚咚咚一连叩了三个响,张开双臂,嘶哑的大声喊道,这似乎要划破时空的呐喊,惊起路边树枝上的鸟儿们惊恐地鸣叫着,扑啦啦飞向远方。

“千户,我们接您回家啦!”其他人随之齐声高喊。

两队人马合到一处,大家都眼睛红红的,都挺起胸膛,抖擞起精神,迈着坚定的步伐,护卫着灵柩,走向连城。

当失伽率领众人护送巩卜世杰的尸体被运到连城的时候,经过街道,百姓纷纷下跪相迎,焚香烧纸,泣不成声。

到了家里,家里女人们哭成一团,马太太手抖抖索索抚摸着儿子的盔甲,泪眼朦胧,但她知道,她不能倒下,不能失去主张,许多事还需要她拿主意想办法。

巩卜世杰的遗骸供放在大堂,马太太请兰州名家为巩卜世杰画好像,摆于祖先堂。巩卜世杰的丧礼极为隆重,请来附近大寺的喇嘛、阴阳、和尚念做“龙虎道场”。之后,葬到永登青石山。

“阿妈,我要出家,皈依佛门?”刺干罗祝思

“什么?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刺干罗祝思“阿妈,实话给您说吧,我早有皈依佛门的心。您知道,我自幼与佛有缘,喜欢清净,喜欢念经做法。一直不敢和你说。阿爸捐躯后,我心中这个愿望更加强烈。我就想皈依我佛,祈祷国泰民安,祈祷我们连城风调雨顺,祈祷我佛保佑我的家人们永远无灾无难,身体健康,平安吉祥!”

马太太含泪点头同意,让他在署衙西边的佛堂修行。

延伸阅读

讯源加盟  http://www.regionlibre.com/aqiy.shtml
讯源手机壳总部是集产品研发、设计、生产为一体的塑胶模具、压铸模具制作及注塑产品成型喷

紫旋加盟  http://www.regionlibre.com/x68v.shtml
暂无

仙蒂雅加盟  http://www.regionlibre.com/gl6e.shtml
仙蒂雅家纺布艺总部是毛巾复合被、针织纯棉毛巾布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依托素有中国纺织

亮居坊加盟  http://www.regionlibre.com/d0al.shtml
亮居坊床上用品是崇川区亮居坊家用纺织品厂旗下产品,是四件套、被子、蚊帐、凉席、枕芯、

凯霸加盟  http://www.regionlibre.com/x0lg.shtml
凯霸科技设备坐落在杭州美丽西子湖畔,公司拥有雄厚的技术实力,从事各种传感器及自动化控

京竺沅加盟  http://www.regionlibre.com/g5nh.shtml
公司以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为目标,发挥中华蚕桑产业及纺织加工的优势。以

一品名爵加盟  http://www.regionlibre.com/dcma.shtml
暂无

领成加盟  http://www.regionlibre.com/xtw9.shtml
领成导航仪是行车记录仪、电子狗、车载导航、智能户外个人系统开发研发、PCBA、OV镜

酷娃学习启蒙加盟  http://www.regionlibre.com/s48y.shtml
一旦代理成功,您将是本省的总代理,负责本省的业务推广,工作人员安排,软件的详情,请点

仕戎加盟  http://www.regionlibre.com/pjkw.shtml
仕戎皮具位于的国内外城市中国广州,公司成立于2007年,厂房面积2500平方米,员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宝,不要乱认爹妹妹

    王元强大的真元覆盖在手上,火烧一样的伤疤居然在慢慢痊愈,那两个男子没有注意到,如果注意到了一定会惊讶,因为他们还没听过有什么真元可以治疗自己的伤痕。其中一个男子往他这边抱了抱拳,开口道:“谢谢恩人救命之恩。”另一边,另一个男子抱了抱拳就直接跑到被打的浑身是血的女子旁边,赶紧从包里拿出丹药,给女子喂下

  • 从牛头人酋长开始岌岌可危的猴子

    “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吗?”孙悟空想起了一些事,“地球需要你的帮助!”孙悟空脸色认真,现在地球处境并不是很少,多一个超级战士就多一份力量。尤其是看林浅战斗过后升级到第一代超级战士,这可是罕见的战斗型人才,只要身体基因上限没有到达,就能继续通过生死交战升级下去。“猴哥!我能拒绝吗?”林浅哭丧着脸,连猴哥

  • 今天也在拯救男朋友第7章在线阅读

    在这个世界格局悄悄变化的同时,卢克的生活却没有什么改变,只除了每天被亚历克斯·邓菲喊胆小鬼。“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我的原则就是说不打就不打,反正如果他真的在乎我的话,他绝对会来找我的。”卢克努力向亚历克斯第一百零一次的解释自己,可惜亚历克斯回以鄙夷的眼神,然后拒绝再听对方说话。这两天卢克跟他阿婆联系

  • 张道辰在线阅读秘密任务

    第十章:秘密任务PS;每章开始前或结尾都会都会发泄感慨,纯属诗性,歌性,心性大发,一般与作品无关,万望不要介意。终于说完了,赤星啰啰嗦嗦的讲了很久。他也像木头一样装着认认真真地听完了。虽然明知道是些听不懂的套话,但他也不时激动的点头示意自己一定要遵守。最后,眯缝着眼的老A轻轻点了下头,好像在示意可以

  • 真相是真之拜师学艺

    “陆凡啊!你说这老头不会骗我们的吧?这大晚上的来这乱葬岗,会不会遇到鬼啊!”赵禹河有些战战兢兢的对着陆凡说。“我哪知道这老头说话算不算数啊!反正来都来了,就到这里逛逛吧!”陆凡有些镇定的对赵禹河说。正在两人讲话的时候,旁边一颗枯树上便瞬间跳出一个人来,如果不是两人事先有些防备,一般的人不被这一下吓死

  • 火影:超次元模板在线阅读假分手变成真分手

    一月下旬,临近新年。曲半夏在她的新果园里收桔子,顺便教一些新招来的临时工如何采摘柑橘,身边围了一些临时工看着她的示范动作。这个果园离她老家比较近,她今年因为父母要求的缘故,回老家过一次年,也就顺道来这边逛逛,顺便给家里摘点新鲜水果。摘满一个果篓,曲半夏看着应该差不多够拜年的份了,跟身边的女工们说了一

  • 画船听雨眠[陈情令]之不吃蟋蟀(5)

    高二文一一共四十八个学生,这其中至少有一半是认为凤扬今晚多半要回不来的,就算回来了,估计也得挂点彩。结果凤扬他不但回来了,而且看起来比出去的时候还嚣张?这是要上天啊!齐泽那把坏掉的椅子,他跟林静芸说得换了的时候,有些同学还替凤扬紧张。结果齐泽愣是没敢说椅子是凤扬踹的。他都不敢说,那班里其他同学就更不

  • 我在豪门扮兔兔的日子之第二章(2)

    叶文军在厨房搜索了一圈,没看到什么食材,出来搓搓手,对叶晨小心地说:“晨晨,爸爸带你出去吃好不好?”叶晨走回客厅,“爸,先坐下说说话吧。”在单人沙发坐下。叶文军有点受宠若惊,这些天叶晨从没有主动要谈话——或者说,这几年,叶晨都没怎么理过他。“晨晨,你想谈什么?”叶晨叹口气,虽然面前的男人很帅,但又有

  • 我能扫描万物!在线阅读第4章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李正听到敲门声,然后是一个悦耳的女子的声音传来:“李正在家吗?”李正一边跑过去一边说着:“哎,来了来了。”打开大门,李正打眼一看眼前这位陌生的女子,眼睛瞬间直了。来者正是苏琪,只见她身高在1.68米以上,比李正也就矮不到半头,一头栗色的大波浪长发披在身后,凹凸有致的身材让李正咽了

  • 不合理的匹配婚姻第5章在线阅读

    “挺好看的,但不适合你。”奢侈品店里灯光暖黄,柔软的香氛令人昏昏欲睡,陆沙白瘫在沙发上,抬头看她一眼,简短评价了她的打扮,就低下头去,沉迷手机无法自拔,键盘按得起飞。叶音又一次被否决,干脆拍拍瘫得不**形的陆沙白,叫她挪个空位出来给她。“你穿着这身衣服坐下了,你就得买回去。”自从出了办公室,陆沙白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