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bARpIW
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6bARpIW

我怀了那朵小白花的树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天外飞石 来源:晋江文学城

齐姜不小心淋了点雨,这几天都在咳嗽。

齐姜十分懊恼,她也没想到她的身子到了这么虚弱的地步,才淋了点小雨,就咳嗽不止。

张颜之替齐姜诊治后,俊脸像锅底那么黑了,他冷声道:“姑娘若不爱惜自己,某医术再高明恐怕也帮不了你。”

齐姜低下头,静静不语。

这副柔弱的模样,实在让人不忍再开声责骂。张颜之心中憋着一口气,不上不下。他一代名医,所至于此,都怪自己交友不慎,接了个烂摊子。他摇头叹息,提笔开方,下笔如飞。

将药方交给小婢,张颜之才抬眼看向齐姜。

齐姜还低垂着头,贞静的模样如同寻常的大家闺秀。市井中关于齐七姑娘的闲话不少,其中绝无“贞静”一词,这让张颜之怀疑流言中的那个人跟眼前这人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

想起那人交代过的话,张颜之难得有耐性地多说了几句,颇有语重深长的意味,“七姑娘,你身子虚弱,空闲时要多走动走动,不要老待在屋子里,这样对你身子没有任何益处。后天是春祭,你可以趁着这机会活动活动一下筋骨。”

听到这话,齐姜抬起头,一双杏眼如璀璨的晨星,“先生说的是,我正打算参加春祭。”

这活力充沛的模样,还哪是什么柔弱之姿?

张颜之脸又黑了几分,敢情这姑娘刚才是在装可怜。

“我母亲还担心我参加春祭会伤身子,有先生这话,我就放心了。”她笑眯眯的样子,像只狡猾的小狐狸,“这话由先生来说最有说服力,我母亲那里就拜托先生了。”说完她又盈盈一拜,端的是让人无法拒绝的姿态。

张颜之喉头一哽,突然想起了那人来。这世间上大抵真有物以类聚之说,这女子竟也像那人一样狡猾如斯。

让齐姜改变主意的并不是张颜之的建议,而是源于城中有庄家开局拿她作*。

赵尚真向容辛姑娘提亲一事在城中余热未歇,特别是齐七姑娘沉寂了半年有多,让好事者不禁好奇她接下来的动向。有人*她会因为失意一直躲在家中,有人*她会找容辛赵尚真耍泼,有人甚至*她会就此轻生,就是没人*她会若无其事地去参加春祭。

啧啧,这群爱看热闹的老百姓们哪。

别人要想看她笑话,她就偏不让他们如愿。他们想要看她憔悴心碎的样子,她偏就要容光焕发的出现在人前。齐姜磨刀霍霍向“猪羊”,竟连生病身子难受也不放在心上了。

沈叙竖起耳朵听着齐姜吩咐暗香办事,讲到要紧处,他莞尔一笑,又摇头轻叹,他怎么觉得她这睚眦必报的性子尽合他意?

齐姜看着暗香离去,才提着食篮满脸笑容地走进了内室,“姓沈的,吃饭了。”她的病还没好,时不时咳嗽几声。

沈叙凝望着她,仿佛初见般认真地打量着她。在绝大多数人眼中,齐姜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但是,以他的审美标准来说,她的容貌仅算得上清秀。首先,她描的眉过于笔挺,失了秀致。眼睛倒是挺好看的,杏眼圆圆,灵活妩媚,顾盼生辉。鼻子则鼻梁挺直,鼻头圆润,这点相当完美。嘴唇么,嘴唇的形状很漂亮,可惜唇色过于苍白了……

感觉到某灼热的目光,齐姜抬起头来,嫣然一笑,随后一记粉拳挥出。

沈叙痛哼一声,“你救了我的命是为了让我再死一遍?”

“你再敢用色迷迷的目光看着我,我会让你后悔再活一遍。”她扬了扬拳头,作威胁状。说完发现他捂住胸口,垂下头,状甚痛苦。

她明明挑着没伤的地方打去,难道不小心误中伤口了?

心中蓦然一慌,齐姜忙扒拉开他的手就要检查,才刚要解开衣衫,就听到他压抑的笑声,抬头看他,满脸笑意,哪有什么痛色。

齐姜气怒,伸手将他推倒,恨不得上前踹他几脚。

沈叙半趴在床,爽朗的笑声从被中传出。半响,他止了笑,一本正经地说:“你下手再偏半分,只怕我又要躺上好几天了。”

齐姜哼了声,“我看你像大爷一样躺着挺享受的嘛,多躺几天又有什么关系?”

沈叙只是笑,一副默认了她的话的姿态,弄得她早想好的驳词就硬生生地烂在肚中,郁闷不已。

出发的那天,齐姜一早就唤来了侍女帮她梳妆打扮。既然那么多人想看好戏,她就配合他们演出一场好戏又如何?

沈叙坐在被帷幔遮住的床榻内,笑听外边人仰马翻。足足一个时辰,吵闹声才停歇。

步履轻盈,暗香浮动。

一只纤手将帷幔挑开,眼前盛装的女子笑意盈盈。黛眉似画,杏眼轻挑,意态流转妩媚尽现;两腮芙蓉色,朱唇映红,勾唇一笑惊艳无双。她转了个身,笑问:“怎样?”自得之色掩也掩不住。

沈叙唇边含笑,点头附和道:“甚好。”

齐姜不满,“你确定只是‘甚好’,不是‘甚美’?”

沈叙垂下眼睑,遮住眼中的笑意。他沉吟了一会儿,似乎在想溢美之词,结果只蹦出一句,“嗯,貌美如花。”

先不说“貌美如花”这个词多么了无新意,他的语气是有多勉强?赞美也要装得像一点。齐姜腹诽,当前可没空跟他计较。她临时改变计划参加了春祭,唯一让她觉得为难的沈某人她也作好了安排。吃的喝的已经给他备下了,嘱咐的话临别也要说上一说。

“沈大爷,这两天就拜托你打起十二分精神,别让我家里人抓到你的小尾巴好吗?”

要说初时齐姜对沈叙尚有提防,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那些提防之心早就飞到爪哇国去了。怪只怪沈叙这人很容易令人放下心防,他有一种令人在不知不觉间把他当成知己好友的魅力,齐姜也不能免俗。

沈叙勾唇一笑,说:“好说好说,沈某定当量力而为。”

齐姜双手交叉环胸,斜睨着他,道:“不是‘量力而为’,是‘必须’。暴露了行踪,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别说还会连累我呢。”

“齐美人,请注意仪态。”

“哼。”

这一天风和日丽,贵族妇女驱车出行,长街上马车络绎不绝,两边的茶楼酒肆坐满了人,街道上也不乏围观群众,个中盛况非笔墨可以形容。

早在齐姜决定参加春祭之时,她就下了封口令,禁止下人将消息泄漏出去。在她出门那一刻,她要参加春祭的消息像飞一般传遍都邑各个大街小巷。

绝大多数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抱着难以置信的心理,以齐府七姑娘的习性,赵容两家结亲的事她竟然没闹出点动静来,还有心情参加春祭?简直太不像她了。这一定是个假消息。

齐家的马车经过人流最旺的长街时,果然有人阻停了马车,只为求证齐姜是否在马车里。

宋氏气得倒仰,“简直放肆!”

可是这里是魏国都邑人流最旺的长街,二三十人拦在路中间,不但堵住了马车的去路,造成了交通阻塞,更使得聚集在长街的人越来越多。等都邑治安队的长吏领兵过来维持秩序时,队长张嘴第一句话不是劝解,而是:“事先声明,不管七姑娘在不在马车上,只要确认了,你们都要立刻散开,不许阻塞街道。”

魏国向来注重民意,在人群聚集的情况下,治安队也不敢跟老百姓硬碰硬。队长只好向宋氏告罪,“民情汹涌,下官多有得罪了。”又说:“若是齐七姑娘在车上,劳烦姑娘现身,让百姓们一观。”

齐姜对事情的发展虽有预见,但亲眼见到这种情形,也实在是无语,心中唯一悔恨的是:*注的金额应该要翻倍才对。她果真还是太善良了,对这群肆无忌惮的人,不下狠手都对不起自己。

齐姜安抚好了宋氏,由侍女扶着下了马车,在众目睽睽之下露了脸。

在见到齐姜的那一刻,四周的嘈杂声静止了一瞬。以绝大多数人的审美观来看,齐姜是个美人。精心妆扮过的齐姜,更是美得惊人。她板着脸,施施然地扫视一周。美丽的容貌,端方的姿态,顾盼之间的那种风情,均狠狠地惊艳了众人一次。

齐七姑娘参加春祭了……

确认齐府七姑娘参加春祭了,参*的百姓损失金钱无数,一时之间怨声载道。

目睹了围观群众由错愕到顿足,齐姜回到马车上时,唇边还挂着笑。

“我的心肝宝贝儿……”宋氏气难平,将齐姜拥入怀中,揉搓了一番。

齐姜埋在宋氏的怀里,淘气地吐了下粉舌,还不忘对着小汾眨了眨眼。小汾被齐姜这淘气的模样逗到,捂嘴笑了,倒使得马车里的另外一名侍女好一阵莫名其妙。

出了城门,马车一改慢吞吞的速度,平稳地向城郊山庄飞驰而去。

齐姜靠着软垫小憩,待她睁开眼睛,映入眼中的是大片大片的农田。远处青山映翠,近处屋舍俨然;田间小道有人穿梭其中,负锄聚首,笑谈家常;田里有光着膀子的汉子在劳作,有衣着朴素的妇女挽着篮子送食;溪边有二三农家少女停驻,洗衣淘米,高声谈笑;黄犬吠吠,牛声哞哞,小儿追赶,乡村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

过了农庄,马车驶入一条平坦的山道。齐姜还在感叹,忽见漫天桃红簌簌而下,红色粉色花瓣四下飘零,微风中揉着清香。视觉嗅觉同时被捕获,神思霎时迷离了。原来两旁的山路种满了桃花,此时正是花开季节,和风吹过,落英缤纷,一时竞夺飞雪。

马车停在山庄门前,齐姜在侍女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这处山庄本是天子行馆,先前并不是魏国封地。成公二年,魏成公上洛邑王城朝拜天子的时候路过此地,爱上了此处的山清水秀。觐见天子时魏成公顺便向天子提出了请求,求得了两座城池,山庄在城池的范围内。此后,魏国的封地不断扩大。而春日祭典的风俗就是从魏国得到这一片土地后开始的。

山庄门前有一队士卒走动。早在几年前,春祭的安全守卫工作就由世子殿下负责,公子赵尚归从旁协助。由于官宦家眷和贵族妇女均入住山庄,于是从半山腰开始,守卫便森严起来。

延伸阅读

任我行加盟  http://www.lennarhomes-dfw.com/6953.shtml
任我行提供出色、优质的各种专业装备,从必需的登山、旅游用背包、帐篷、睡袋、防潮垫、户

亚度加盟  http://www.lennarhomes-dfw.com/yd4e.shtml
亚度围巾总部经销批发的女装、围巾、披肩等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孟河志鹏汽车配件加盟  http://www.lennarhomes-dfw.com/ph4f.shtml
孟河志鹏汽车配件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个体经营,护杠、踏板行李架、尾翼是新北区

蒂时特 香特儿加盟  http://www.lennarhomes-dfw.com/630b.shtml
目前,公司总部和分支机构全部采用电脑化管理,拥有自主产品销售的机构代码证书,旗下自主

艾依莎洗衣生活馆加盟  http://www.lennarhomes-dfw.com/jsy.shtml
艾依莎洗衣生活馆属于上海万星洗涤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艾依莎洗衣生活馆所有生产工艺,质量

迪迪龙英语培训加盟  http://www.lennarhomes-dfw.com/sdy1.shtml
迪迪龙英语培训加盟公司简介1997年英国籍教育资深人士STEVENMOLTENO先生

欧利特加盟  http://www.lennarhomes-dfw.com/nzkz.shtml
欧利特防盗门是一家集设计、制造、销售及配套服务为一体的大型现代化门业企业,产品涵盖安

奥克汤姆童装加盟  http://www.lennarhomes-dfw.com/6qw4.shtml
作为“奥克汤姆”(ONCLETOM)在中国的总代理------上海皇锦实业有限公司本

瑞琳卡芙加盟  http://www.lennarhomes-dfw.com/gdrs.shtml
根据现在国内的美容行业的需求大,现在有很多人被各种皮肤问题困扰,有了瑞琳卡芙除疤祛痘

凌志马铃薯加盟  http://www.lennarhomes-dfw.com/nxna.shtml
凌志马铃薯设备成立于2006年8月,注册资本7200万元。公司是从事马铃薯种薯繁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火影之阳光与薰衣草在线阅读第9章

    邱时正跟着舅舅常无忧办事。甫一进入血族结界,人类社会里的一切通讯设备就受到了严重的信号屏蔽,邱时自然也就没能接到安望远的电话。血族味道就是难闻,邱时带上口罩。常无忧叼着根烟,打了个哈欠:“你闻闻,能不能找到你在串串店里闻到的魔能味道?”敢情是把邱时当“警/犬”了。“……你有气味探测仪。”常无忧30岁

  • 从鬼灭开始狩猎第一章

    对方看上去可真是狼狈,明明年纪不大,脸上却有着深深的皱纹,硬是让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至少老了十岁都不止。“你有什么愿望吗?”见她不说话,许见微就先开了口。作为一把剑,一把剑修的本命灵剑,许见微在大世界崩溃后必须去小世界中才能活下去,而去小世界需要功德,许见微接受小世界原住民的委托,帮助她实现愿望,然后

  • 风灵怨之第五章(5)

    大皇子伴着祥瑞降世,天子欣喜难表,当即下旨,这个尚在哇哇啼哭的婴儿,便是他们的太子。众臣长跪一刻,起身后不约而同地,结伴去了朝安寺,为小太子整夜祈福。锣鼓声传入城中万巷,百姓们得此消息,亦津津乐道。那一晚,金陵城中,各处都能听到祈佛吟诵之声。那一晚,小太子本人,在襁褓中几乎无休止地啼哭,向世人证明着

  • 综漫 暗夜协奏曲在线阅读历练开始

    “你就是小慕子留下的系统吗?”张羡问道。“在混元面前不敢自称系统……”“那你是什么?”“系统。”张羡“……”“咳咳,你给我变出个房子先,我就不回山洞了。”“请选择房子。木屋,金屋,别墅……”系统说了一堆房子。“停!木屋就行,别往下说了”张羡连忙打断。“消耗天道力10点,生成中……”一个木屋直接出现在

  • 天行九歌之情非得已第七章在线阅读

    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到一个声音。“诸位且慢,请容许我试一试,去救救他吧。或许有一线生机,他虽然坏,但也可怜。”白夜嗫嚅道,一语惊人。“那就试试吧。”帝瑶轻轻点头,默许了。丁员外见状,脸色突变,连忙呵斥手下的人退出了大堂。但见白夜年纪轻轻,也未有献媚之意,只是说话的语气淡了几分,略带温柔。“这位公子,你

  • 十万通天路在线阅读第3节

    ···【信奉剩余:13150点。】···【灵魂保存丹现可对己方阵营使用,检测到己方阵营战友危机,是否使用?】“使用!”陆天城毫不犹豫的点击了使用。【请挑选被使用者。】伴随系统提示,陆天城眼前出现了一块块卡片头像。上面有黑帝、影霸等人,但他们的头像都是灰色的,表示都已经死去。就连暗影护法五个人的透视灰

  • 治愈系猫精日常之入住明珠府

    终于要打道回府了,容若没有跟着明珠一起走,而是让他们先走。他不是不想跟着自己的父母走,而是发现那个穿着奇怪衣服的女子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盯着他。“天泽,我们回府吧。”容若有些累了,也不想管她,若她想要认识自己,她会找他的。才走了一会儿,容若便听到后面有人在喊,“公子,等一下,”容若转过身,发现还是那个女

  • 慕少夫人又在捉鬼第9章在线阅读

    当末世第一缕阳光照射到叶升房间时,叶升早已起来了,因为他觉得,“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今天不能看到太阳”,“怎么样,叶兄弟,睡得还行吧,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当我们现在粮食有点不够,不如现在就出发吧”“好,我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动作要快一点,毕竟迟则生变”于是叶升就看到了令人震撼的一幕,只见那些跟随他的部队,以

  • 穿越之阴差阳错成为你的妃为兄看看有没有伤到哪

    明明,此时的安慰对于她来说应该很感动才对。可安慰她的对象是封宴祖……这感觉不是一般的怪。上一秒鼻尖还酸的想要落泪,这会儿,啥感觉都没了。她低眸,借着微弱的光线望着他缠在自己腰肢上的手,脸颊蓦地红了,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这个男人把占便宜这种事还真的是玩转的淋漓尽致。“我不想哭了!把手给我拿开!”沈绮

  • [综]召唤之家之第三章(3)

    面馆里,蒋丰静静的坐在那里,手轻轻的碰了碰包里的刀,他正考虑着要不要连这个老板也一起杀了。九百块对他来说不算什么,虽然现在没人找他拍戏,但以前的那些积蓄也够他花了,但也不能这么花,先是九十九,他无所谓,认出他后又加价到九百九十九?呵呵,这个女人跟那些害他的人有什么区别?不如一起去死吧。桃夭虽然有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