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bARpIW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6bARpIW

穿越之田园辣妻之哑舍.人鱼烛3

作者:石头谢夫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根香烛不错。”低沉的声音忽然传来。

小和尚的眼皮抖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烛现在并没有出来,这根香烛看上去就只是普通的香烛。他为什么要夸这么普通的一根香烛?

“小和尚,如果你不想要它了,可以把它转手给我。”这个男人自顾自地说,“别担心怎么找我,哪天你不想要她了,我自会出现。”然后他反复地说着香烛很不错地走了。小和尚追了出去,敞开的庙门外空无一人。男人来去无踪,小和尚几乎以为自己看到的是鬼神。他连续许久都没睡好觉,每天每天都看着香案上的香烛,生怕她不见了。

小和尚突然成了众师弟崇拜的偶像。他不知道他们问的佛经是怎么回事,反而被师弟们当成是高深莫测的禅语。他不知道怎么解释,他还是只喜欢和烛说话。

虽然他和烛说话,烛三句都离不开劝他吹灭蜡烛这句,但是他还是喜欢。

一天晚上,他被几个师弟缠着讲佛经,一直缠到入夜,都还没有结束的意思。师弟们知道他的职责是看守神殿,有一个叫重八的师弟自告奋勇地替他去了。

小和尚想阻止,却又找不到理由。他怕别人看到烛,也怕烛是他幻想出来的,他怕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梦。复杂的心理,让他根本开不了口。他被热情的师弟们缠着聊佛经聊了一个晚上。其实都是他们在说,他在听。

准确的说,他也没在听,全部心神,都已经不在这里。

天蒙蒙亮的时候,他就立刻跑到伽蓝神殿,却发现方丈在严厉地训斥着昨晚替他值夜的重八师弟。

小和尚一惊,以为是方丈发现了他的烛。但事情比他想象得更严重。昨夜重八师弟在值夜的时候,睡着了。

老鼠吧香烛啃了一个缺口,在底部。

小和尚心痛得几乎要死掉。重八师弟被方丈当众训斥,小和尚却恨不得他训的是自己。重八师弟在晚上偷偷地用扫帚打伽蓝神像,说伽蓝神连自己面前的东西都管不住,还怎么管殿宇,怎么管天下?重八师弟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一支笔,在伽蓝神像背后写上“发配三千里”。

小和尚都看到了。但是他却没有出声阻止。因为那天以后,烛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虽然小和尚再也没有见过烛。但是这根蜡烛还是一如既往地燃烧着。一份都没有减少。

小和尚吧老鼠咬的缺口转向了背面,用以前蜡烛燃烧过的蜡泪填补了这个缺口,看上去就像崭新的蜡烛一样。没有人发现这根垃圾仍是原来那根。烛没有出现,小和尚却还是夜夜守着神殿,夜夜看着香烛。

终于在一天晚上,烛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美貌依旧,艳丽逼人。只不过,她左手的袖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咬掉了半截,代替她袖子的,是一层极丑的红色蜡布。

“木鱼脑袋!你说!你怎么赔我的裙子?”烛恨恨地说道。小和尚傻傻地笑了起来……她还在,真好。

“木鱼脑袋,你不是说没钱买香火代替吗?如果我教你怎么赚钱,你不就能大大地赚上许多,给庙里添香火了?”也许是这次事件让烛心惊肉跳,所以她就越发地劝诱起小和尚来。

可是那些香火,都不是你。小和尚心里默默地想着,缓缓地摇了摇头。

烛气得在大殿内乱飘,然后停在小和尚的面前,认真地问道:“小和尚,那你想要什么?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想要什么?小和尚愣愣地看着她精致好看眉眼,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第二天,重八师弟凑过来,小声地问道。“师兄,你为什么不答应她?金银珠宝,权势地位,你都不想要?”

小和尚一惊,知道重八师弟肯定是听到了他和烛的对话,他淡淡地回道:“钱财乃身外之物,若不是真心供奉在佛祖案前,那要之又有何用?”

重八师弟默然走掉。

烛没有放弃说服小和尚的工作,“小和尚,很多人都想当皇帝,如果你想当皇帝,我可以告诉你怎么当!”

小和尚无动于衷。烛以为他不相信,便忙详细地把怎么当皇帝的过程全说了出来。现在天下大乱,她身在孤庙之中,居然能把所有势力都说得清清楚楚,如何加入其中一个势力,怎样进行下一步,竟然巨细无遗。

烛说完之后,看着毫无反应的小和尚,顿时泄了气,“小和尚,刚刚弄坏我袖子的师弟,就在门外偷听。现在估计已经打点行装上路了。你就甘心让他当皇帝?”烛懒懒地坐在香案上说。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於是高材疾足者先得焉。”小和尚想了半天,才挤出这句听来的古文。烛扑哧一声笑了,头一次觉得,这个小和尚还是挺让人刮目相看的。

“重八这人贫苦百姓出身,如果他真的做了皇帝,也是百姓之福。”小和尚认真地说着,虽然他不信照着烛说的几句话去做,就能当皇帝,但他打从心底里希望能有人拯救这个乱世。

朱重八果然当上了起义军的首领,推翻元朝,建立了明朝,改名朱元璋,当上了皇帝。而小和尚在的寺庙,便是天下闻名的皇觉寺。伽蓝神殿从此香火旺盛,香客不断,再也不需要那根燃不尽的香烛,上百根的香烛取代了它。

新帝登基不久后,驾临皇觉寺,下令在这上百根的香烛中,寻找一根被老鼠啃过的香烛。

当小和尚被带到重八师弟面前时,他看到了那根被官兵抢走的香烛,静静地燃烧着。烛台底部的伪装被识破拿掉,露出了那里丑陋的缺口。

“你能让那个女人再出现吗?”以前是师弟,现在是皇帝的重八,急切地问。小和尚诚实地摇摇头。烛出现与否,都是她自己的意愿,他无法控制。

皇帝皱起了眉头,出家人不打诳语,他也不追问这话到底是不是真的,“这蜡烛是怎么回事?他不是想要自由,想要解脱,只要吹灭了蜡烛就可以吗?为什么朕却吹不灭它?用水泼都没用!”

小和尚恍然,这才知晓为什么烛一直缠着他。原来只有点燃这根香烛的人,才能把这根香烛吹灭。

“师兄!快想办法让她出来,朕要见她!”皇帝还称他为师兄,这已是难得的待遇。但小和尚还是诚实地摇摇头,他真的做不到。皇帝曾经在伽蓝大殿外偷听过烛用钱财劝诱小和尚,用金钱利诱这个办法自然是不行的。

但是,皇帝还可以想其他办法。皇觉寺的密室里,小和尚被皮鞭抽打得遍体鳞伤,皇帝本想着这样就能把烛逼出来,可密室的案上,香烛只是静静地燃烧。

小和尚咬紧牙根努力地不发出声音,他不知道烛能不能看到,但是他不想她听到。重八师弟变了,不仅仅是他的头发长出来了,也不仅仅是他改了以前的名字。他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心狠手辣,不择手段。

皇帝吧小和尚独自关在密室里,他快晕过去前,一丝烛烟飘荡在他面前,化成了烛关切的脸,“小和尚,人生究竟有多长?”他听到她像往常那样问道。

她怎么这么喜欢问这个问题?小和尚迷迷糊糊地想着,勉强提起一口气道:“人生……就在……呼吸之间。”

烛一惊,目光变得复杂起来。而小和尚却并没有力气细看她的神色,无奈地闭上了眼。

昏迷中依稀问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檀味,小和尚努力滴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被一团浓郁的烛烟包围着。

他还躺在密室内,身上皮开肉绽,疼痛难忍,但他还是露出了笑容,因为桌上燃着的,还是那支属于他的香烛。

他没有看到烛的身影,围绕着他的只有这团烛烟。但是香烛像是发觉了他醒转,火焰摇晃了两下,烛烟变得细长,蜿蜒地从门缝钻了出去——是烛指示他逃跑的路线,小和尚意会地站起身。虽然他每天都在伽蓝神殿里,但是他从小在这座庙里长大,对暗道还是了熟于胸的。

也许是上天保佑,也许是没有人把他当回事,小和尚居然强撑着伤重的身体,把烛从守卫重重的寺庙中带了出去。“为了我,离开了侍奉多年的寺庙,你不后悔吗?”烛飘荡在他身边,飘渺地问道。

“不悔。”漆黑的夜里,小和尚捧着香烛,在深山里跑着。那寺庙,因为师弟,已经变了味道。他想起那尊被重塑金身的伽蓝神像,心下不禁黯然。不管外表多光鲜,那金漆之下,还是一尊破败的神像。

“把我吹灭了吧,否则他们迟早会循着火光,找到你。”烛在小和尚耳边劝道。头一次,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这个呆子。

小和尚深深地看着她,终于举起了手。烛的脸上划过释然和难舍的复杂神色,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终于结束了。她心心念念的就是这一刻,为什么心中还会有着不舍呢?烛的眼前闪过第一次见到小和尚的画面,那是,他还只是个少年……半晌过去了,烛没有感觉到任何变化。她不解地睁开双眼,她的面前一片漆黑,没有了半点火光,她却接着月光看的一清二楚。

构成她的缕缕青烟从小和尚的手掌上方腾然升起,他竟然直接用整个手掌包住了香烛的火焰!无情的火焰正吞舔着他的手心,几乎在指缝中,都可以看得见肆虐的火光。

“为什么?”烛急忙地在他的身边飘来飘去,想把他的手掌移开。可是她无助地发现,自己的手碰到他之后,就化为了飘渺的青烟。小和尚满头大喊,疼得脸都扭曲了,但却维持着柔和的笑容。烛呆住了,她此时才注意到,她记忆中的那个小和尚,已经长大了。

延伸阅读

爱满屋漆加盟  http://www.dfwjobline.com/6xys.shtml
墙面装饰一直是装修中最大的视觉重点,但目前市面上普遍的是墙纸和乳胶漆,消费者在忍受墙

MX彩宝佛宝加盟  http://www.dfwjobline.com/s8gu.shtml
M&X品牌,自诞生之日起,就与时尚其表,奢华于心结下了不解之缘,M&X彩宝珠宝,光彩

依乐维加盟  http://www.dfwjobline.com/n233.shtml
依乐维家纺布艺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南通依乐维纺

WORTA加盟  http://www.dfwjobline.com/d3he.shtml
WORTA自行车总部成立于2008年,经历了各地困难的金融危机,公司重振旗鼓,理清思

七彩荷学堂加盟  http://www.dfwjobline.com/6vdk.shtml
七彩板教育培训中心致力于优秀教育项目的研发和推广,目前运营有京孚英语--少儿英语培训

尚木加盟  http://www.dfwjobline.com/nqgt.shtml
尚木收纳盒总部是一家从事木制礼品包装盒的设计、开发、生产加工和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公司

博恒益创加盟  http://www.dfwjobline.com/6s11.shtml
北京博恒益创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国内唯一专注汽车服务后市场经营管理咨询与培训企业。也是

栗美妞加盟  http://www.dfwjobline.com/gsl7.shtml
暂无

雅特汽车附件加盟  http://www.dfwjobline.com/x8k6.shtml
常州市雅特汽车附件有限公司位于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南夏墅高新区是以生产汽车车轮用轮锁、

东方丽人家纺加盟  http://www.dfwjobline.com/sp6d.shtml
东方丽人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河北东方丽人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创建于1998年,是一家集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养的崽都成了大佬凶残的逼嫁公主

    ——————┗`O┛嗷~~求花花——————事情比较复杂,但越清河还是明白了。原来,这个世界一共有九个国家,九个国家不一样的文字不一样的制度,但都有着同一个野心——吞并天下。如今九国中最强的国家是晋,三年前吞并了周边小国后,建立了附属国赵燕,而后就把虎视眈眈的目光投向了原本是盟国的越国。数日前,晋国

  • 史前外星人意外 53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天,这天他提前回了家。一个礼拜过去了,她可能到家了。他买了点酒,希望酒精能改变点什么,挥发点什么。可是,坐在一桌菜前的,还是只有他一个。他拿起杯子猛灌了一口,他从来不喝的白酒。热辣辣地从食道到胸口。整个脑子才如愿有点迷。太多事了,他不想放在心上。可是他又是这样一个敏感的人。他又喝了一

  • 基建:开局三天建十栋楼在线阅读第一章

    “咦?”“我竟然没有死?”“怎么回事?”敖烈用力的睁开眼,看着面前这座破旧阴森的宫殿。“这是哪?”“我记得自己被一个美女一刀刺进了身体”“还是心脏位置,我应该死了才对!”“难道这里就是阴曹地府?”敖烈惊恐的皱了皱眉,突然脑海中一阵的剧烈疼痛。一些本不属于他的陌生记忆奔涌了上来。“西海龙宫,鹰愁涧,三

  • 一觉醒来我就成了渣悲剧的开始

    “这么厉害,那么槐烟哥哥不用死了吗?”小仙虽然听不懂浅魂在说的那些都是什么,可是只要知道槐烟可以活下来,其他的就都不重要了。“也许吧。”浅魂浅浅地叹了一口气。不远处,浅蝶站起身子,额头已经渗满了汗珠,脸色苍白,好像体力透支。“槐烟哥哥他怎么样了,要死了吗?为什么他还没有醒?”小仙连忙上前扶住浅蝶,然

  • 我在五炎飙演技朋友

    达莎必躲开那一剑急忙凭空招出一把通体都冒着雷电的长枪。我虽然看见过幽老凭空招换过武器,但那武器可不是实体呀,而现在达莎必召唤出的可是一把实实在在的武器呀。她们打了一会儿都退回了各自的队伍后命令双方开战。周围一片喊杀声,林行一身热血的准备开打。双方都向前冲去,林行也是向前冲了过去。这时的打仗可不想现代

  • 娶个男人当媳妇品尝母爱

    见她要亲自动手去拾掇一切,我急忙冲上前去客气地阻止,她却头也不回,甚至是根本都没看我一眼,依旧继续着手里并不属于自己范围内的工作,并且还和蔼可亲地说:“难道就是为了能有个安静的地方来写作吗?没家人照顾着这不是自讨苦吃嘛,再说这里也不安静!”是啊!城里哪有农村安静,可我的苦衷又能对她说吗?我还没来得急

  • 与幻想乡少女的二次元之真假千金6(6)

    好不容易把来宾送走了。张淑贤忍了一晚上,再也忍不了。“老公,股份怎么能给顾云?要给也是给我们唯儿和音儿。”顾唯赶紧帮腔道:“妈妈说的对,我不同意把股份给顾云。”顾云看看妈妈再看看哥哥,咬了咬牙!妈妈哥哥还是不喜欢我,他们都喜欢顾音。“说了给云儿,不可能更改。”顾谨言不紧不慢的说。这可是他想到让顾云幸

  • 末世崛起在线阅读第2节

    “轰!轰!轰!”撒加不断的凝聚黑暗力量攻击封印,在撒加的不懈努力下,封印终于又削弱了一丝,看着自己的成果,撒加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封印空间里已经度过了千年之久,撒迦除了修习掌控自身力量以外,还在不断的削弱封印得力量,为将来突破封印做准备。撒加早就发现封印所在地乃是奥特传奇的世界,所以早以计划好了突破封

  • 贩魔记在线阅读第6节

    “江东!!!你伙同这小屁孩儿一块欺负我是不是?他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荣小小这次是彻底爆发了,气的差点哭出来。就在荣小小气急之时,有一条恶狗靠了上去,江东大急,刚要提醒,却听荣小小对着恶狗喊了一嗓子:“走开!臭狗狗别烦我!!”让江东和小胖子目瞪口呆的是,那条恶狗竟像被主人训斥了一般,哼哼唧唧的夹着

  • 我的徒弟都是大佬第3章在线阅读

    捧着手机的李黎在微信上一边和秦雅聊天,一边回头注意阳台上白戚的动静。“我刚才骗她说超市大促销,你说白戚相信了吗?”“不知道,不过你向来一惊一乍的,她应该习惯了。你赶紧说,你刚才看到了什么啊?”坐在凳子上的李黎朝秦雅的床上望过去,果然秦雅拉开一点点床帘,正一脸八卦地看着她。李黎咽了咽口水,然后手悄悄指